亚特兰大 > 都市言情 > 我的双面总裁 > 【049】父子狭路相逢
    一秒记住【云轩阁 亚特兰大】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我的双面总裁最新章节!

    林笙箫的目的达到,她勾起红唇,趾高气扬地瞟了她一眼,随后说道:“代我向你表哥问好,有时间让他带着你,我叫上秦深,咱们几个好好叙叙旧?!?br />
    “好?!?br />
    “对了尽欢,下次那些人再进来,你直接把他们赶出去就行了,不用理会?!?br />
    “嗯,我知道了?!?br />
    沈尽欢面带微笑,送走了林笙箫,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了一会儿设计图,翻出手机给火儿打电话。

    彼时,郑英奇刚带着沈焱到达第一跨国集团,男人抬头看了看那高耸入云的大楼,不由地咽了咽口水,难以置信,这竟然就是传闻中的第一集团!

    “沈焱,如果你老爸是这里的高层人员,你以后和你妈妈就要享福了!”

    火儿瞟了他一眼,神情颇为落寞:“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妈妈她如果知道我私自来找爸爸,回去估计要扒光我的皮?!?br />
    “放心吧,老师罩着你,话说我们这样直接进去真的好吗?你……诶,你居然还准备了口罩?!”

    郑英奇一低头,就看到火儿往自己嘴上戴了个白色的口罩,口罩面积大而他脸小,这一下几乎遮住了他大半个脸,只留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外面滴溜溜转。

    “稍等,我接下欢欢的电话?!被鸲攘烁鍪质?,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声音冷冰冰地问:“有事吗?”

    “火儿,你在家么?”

    “在,看了一下午的动画片,快发霉了?!被鸲S⑵婕访寂?,暗示他不要出声,后者帅气地摸了摸鼻尖,转头继续朝大厦里面张望。

    “没事我就挂电话了?!?br />
    “……”

    电话那头后来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他在家注意安全千万不要给陌生人开门,火儿听后语气依旧冷冰冰的,应承下来,毫不留情地切断电话,随后重重舒了口气。

    郑英奇摸了摸他的脑袋:“沈焱,没想到你还挺怕你妈妈的嘛!为了不让她生气,小小年纪就会撒谎?!?br />
    火儿皮笑肉不笑道:“总比郑老师好,这么大年纪撒谎脸都不红!”

    “……”

    郑英奇没料到他小小年纪伶牙俐齿,当即被他噎住无从反驳,火儿看了他一眼,说:“走啊,我们进去找人去?!?br />
    “哎!你是我大爷!”

    郑英奇叹了口气,二话不说跟着他进了第一集团,路上,才知道他戴口罩是暂时不想被自己的亲生爸爸认出来,他还没做好父子相认的准备,只不过是为了来确认对方的身份而已。

    相较于林氏地产的安保级别,第一集团明显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他们两个陌生人刚一出现,里面就有身着统一制服的保安上前拦住他们,这次饶是火儿使尽浑身解数卖萌,对方也不肯放行。

    “不好意思,请你们立刻离开,否则我们报警了?!?br />
    对方丢下这句话,就将他们轰了出去。

    这时,秦深的车停在了大门口,郑英奇正抱怨着,就被火儿拽住袖子拉到边上,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门口停着的那辆车,敛声屏气,生怕错过任何蛛丝马迹。

    郑英奇也认了出来,这车就是刚才从林氏地产开走的那辆,如果他没有看花眼的话,沈焱的爸爸就坐在车里。

    “沈焱,你……”

    “嘘!别说话!”

    郑英奇抿了抿唇,虽然被一个四岁大的小孩吼很没面子,不过看在他心理缺陷的份上姑且原谅他了,他蹲下身子,和火儿一起盯着那辆车。

    车上,秦深结束了一通跨国电话,揉了揉发胀的眉心,说:“待会儿给林董打个电话,约他今晚到阅江楼小聚?!?br />
    何路眼睛一亮,秦总终于肯松口答应结婚了!

    “是,我马上去办!”

    “对了,关照他别带其他人,尤其林笙箫?!?br />
    “???为什么?”

    何路多嘴问了一句,怎么感觉秦总似乎又在算计什么呢?

    秦深透过后视镜淡淡扫了他一眼,语气凉薄道:“何路,你真是越来越啰嗦了?!?br />
    “是,我知道了秦总,很抱歉?!?br />
    何路被他那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匆忙低头道歉。

    车门打开,率先出来的是一双修长笔直的腿,穿着一条黑色的西装裤,脚上皮鞋纤尘不染。

    火儿紧张地攥住郑英奇的胳膊,指甲恨不得从上面抠下一块肉来,郑英奇疼得面色通红,却硬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都没发出。

    紧张,前所未有的紧张,火儿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他紧紧盯着那辆车,直到那人的脸完全暴露在他眼前,他像一瞬间被人点了穴道似的,愣在原地。

    男人摘下墨镜,露出那张刀刻斧凿般的俊脸,那深邃的五官,每一处都是上帝精心雕琢而来,剑眉微蹙,星眸浅眯,薄唇紧抿,每一个动作由他演绎出来都帅得惊心动魄!

    “沈焱,他……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郑英奇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看着男人那张脸,再扭头看看戴着口罩的火儿,然后像是傻子一样难以置信地摇头。

    火儿同样愣住了,不需要再确认,更不需要DNA鉴定,光是那张脸,摆在任何一种场合都不会有人怀疑他们不是父子!

    秦深目不斜视地走了过来,他走路似乎都是带着风的,两手插兜动作傲慢,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雅痞气息,明明就是那么低俗的动作,可是到了他这里看起来却那样高贵。

    他的助理跟在他身后,穿着正装一板一眼,始终冷着脸,一看就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

    “沈焱,你爸爸身边居然还有小跟班,这气场,肯定是第一跨国集团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下你和你妈有好日子过了!摊上这么一个有钱的老爸??!”

    “……”

    郑英奇和沈焱完全看呆了,眼看着秦深就要走进旋转大门,郑英奇忽然推了他一把,说:“赶紧去相认??!不然没机会了!”

    火儿踉跄一步,犹豫几秒最后还是跑了过去,他其实都不知道见了自己的爸爸要说什么,居然就被郑老师给推出去了。

    他要怎么和他打招呼?

    爸爸会喜欢他吗?

    万一他不喜欢他,他岂不是自讨没趣?

    “秦总小心!”

    火儿心里七上八下,尚未靠近秦深,就被他身边的助理何路架住胳膊拦在一边,何路声色俱厉训斥道:“哪里来的小孩?莽莽撞撞成何体统!”

    火儿看着他,一点也不畏惧,何路对上他的眼睛,隐约觉得这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他松开孩子,厌恶皱眉:“一边玩去,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br />
    “这里我怎么就不能来了?”火儿瞪大眼睛,最看不起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何路理直气壮道:“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大公司门口你忽然冒出来,万一冲撞了别人怎么办?”

    “我冲撞谁了?我还没撞上呢,就被你架住了?!?br />
    “等撞上就来不及了!赶紧走赶紧走!”何路没好气地驱赶他,他本身就不喜欢小孩子,再加上这小子伶牙俐齿更加令他厌恶。

    “何路,他只是个孩子而已?!?br />
    旁边的男人发了话,火儿循声看过去,正巧与他四目相对,如此近距离地看到自己的爸爸,火儿紧张的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一开口还是结巴了:“对、对不起,叔叔,我我不是故意的!”

    秦深嘴角淡淡勾起,笑容虽淡,不过何路还是看见了,他当即就觉得玄幻了,秦总鲜少在外人面前笑,何况对方还是个素未谋面的孩子??!以往就算碰上同样的情况,秦总也只会拧着眉头离开,事后训斥他安全工作做得不到位,哪里会像此刻这样纾尊降贵蹲下身子,拉住那小屁孩的手??!

    “没关系,你有没有摔到哪里?”

    火儿小脸通红,手被自己的亲生爸爸攥着,那种感觉完全无法用言语来描绘,爸爸的手好暖和,好舒服,他快要沉浸其中溺亡了。爸爸也不像妈妈说的有精神病啊,他不仅长得好看,气质佳,而且还这么有爱心!分明就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好男人!妈妈怎么会抛弃他的?

    “嗯?摔傻了?”见他不吭声只是一个劲儿地盯着自己看,秦深皱了皱眉,手摸上他的脑袋。

    火儿从来没有被爸爸摸过脑袋,秦深摸上来的时候,他眼眶一下就热了,眼泪猝不及防飚了出来,声音也带了哭腔:“呜呜呜,那个叔叔他好凶,我怕怕?!?br />
    秦深顿时明白过来,他扫了何路一眼,语气冰冷:“你先进去?!?br />
    何路:“秦总,这不知道是哪儿来的野孩子,您还是随我一起进去吧,万一出了什么状况……”

    “他一个孩子还能杀了我不成?”秦深不悦反问,剑眉紧拧,何路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征兆,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警告性地瞪了孩子一眼,随后自己先行离开。

    火儿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关于爸爸的形象又高大了起来,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秦深,大大的眼睛里热泪盈眶,秦深看得哭笑不得,心头一软,竟将他从地上抱起来。

    火儿:“……”居然被爸爸抱了!这感觉简直不敢相信!爸爸的怀抱好温暖!

    秦深抱着他,语气和刚才同何路说话截然相反,温声说道:“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有没有摔到哪儿?!?br />
    “……”

    “你的父母呢?我好联系他们?!?br />
    秦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忽然对这孩子这般有好感,其实他并不喜欢小孩,总觉得他们很吵,然而今天却是个例外,他低头看着怀里缩成一团的小家伙,薄唇勾了勾,郁闷的心情似乎也有所好转。

    火儿总算从伟大的父爱中回过神来,他还没来得及说话,爸爸的手就伸过来,一边要摘他口罩一边说:“大夏天的戴这么厚实的口罩也不怕捂出痱子来?!?br />
    火儿慌了,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要是这个时候摘下口罩大眼瞪小眼,他肯定穿帮,万一爸爸不喜欢他……

    眼看着他的手就要碰到自己的口罩,火儿突然从他怀里挣脱,用手捂住脸,说:“我的牙齿坏了,所以戴口罩,医生说不能吹风?!?br />
    秦深看着他的眼睛,若有所思。

    这孩子的眼睛看着好熟悉啊,总感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可要他细想又想不起来,毕竟他见过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

    “叔叔,你是在这里面工作吗?”

    火儿开始查户口,如果爸爸一点精神问题都没有,而且各方面都很优秀,对他也和蔼可亲不排斥,那他说什么也要撮合他和妈妈在一起。

    秦深点了点头:“嗯?!?br />
    “刚刚那个人叫你秦总,你是这里的总经理吗?”

    秦深被他的话逗笑了,他又蹲下身子,那么高的个子做这个动作有些费力,一蹲下来裤脚就跑了上去,他却不觉得毁形象,抬手摸了摸孩子柔软的发顶,问道:“小朋友,你多大了?还知道总经理?”

    “我今年四岁了,我叫沈……我叫火儿,玩火的火?!?br />
    玩火……

    秦深愣住,旋即情不自禁地笑了,也就孩子这么天真无邪,会如此自我介绍,若是换做成年人,绝不可能说是玩火的火。

    玩火是什么意思?

    只要是个成年人,都应该明白。

    “火儿,我看你活蹦乱跳的应该没事了吧?”秦深戏谑一声,上挑的眼尾迷人无比,火儿看着他,再脑补了一下自己长大后的相貌,顿时满意极了,果然啊,这遗传基因还是很强大的,将来他肯定和爸爸一样帅,不,一定比爸爸还要帅!

    “哎哟,我的腿好疼哦,叔叔,要不你扶我去你办公室吧?”火儿立马弯腰捂住光溜溜的膝盖,他穿的短裤,受没受伤一眼看穿,秦深只觉得好笑,明明知道他是故意装的,却还心甘情愿牵起他的手,语气温柔地说道:“好,跟我来吧?!?br />
    火儿睁大双眼,完全不敢相信,爸爸答应了?爸爸答应带他进他的办公室?那是不是说明爸爸还是很喜欢他的?

    可他毕竟戴着口罩,如果摘下口罩,爸爸看到他的长相,知道了他是他的私生子,他还会像现在这样对他这么温柔体贴吗?

    妈妈说他要结婚了,他即将成立自己的新家庭,所以他应该不会喜欢他吧?

    沈焱心中胡思乱想着,任由秦深牵着自己的手,踩着小碎步跟上他。

    由于秦深个子太高,所以一半身子都倾斜着,他却不觉得难受或者毁形象,带着火儿进了第一集团内部。

    外面,郑英奇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看看父子俩一大一小的背影,再看看头顶的烈日,觉得今天的汗总算没白流,好歹给沈焱找到他爸爸了,不过,他倒是没料到沈焱的爸爸居然还大有来头!

    “嗡嗡嗡——”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郑英奇掏出来一看竟然是沈焱的妈妈沈尽欢打来的,当时吓得手一抖,差点把四千多块的手机就摔了!

    稳住神,接通电话,郑英奇转身看着父子俩的背影,说:“沈焱妈妈,请问有什么事吗?”

    “郑老师,火儿今天没有给你添麻烦吧?他今天在家里跟我说想去找你,我没同意,也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再骚扰你?”

    郑英奇伸手挡住太阳,说:“没有啊,沈焱他不在家里吗?”

    “他在家,我刚刚和他通过电话,郑老师,关于火儿的父亲,我希望你……”

    “我现在在外面办点急事,有什么话等我回家再回电话给你吧,就先这样,再见!”

    郑英奇匆匆忙忙挂了电话,生怕自己多说一句暴露了沈焱的行踪。

    熊孩子自求多福吧,老师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他找到一处阴凉的地方,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垫在地上坐下来,炎热的夏天地表温度高达四五十度,即便是阴凉处也很热,郑英奇耐着性子坐在那里,等着沈焱凯旋。

    ……

    火儿跟着秦深一路畅通无阻,入门处的保安都不经多看了他两眼,不过这次却不敢阻拦。

    “秦总——”

    那些人见到秦深各个鞠躬,态度毕恭毕敬,火儿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更加确定自己的爸爸在这家公司地位很高,说不定是总经理以上的级别,不过他年龄小,不知道总经理再往上是什么级别了,决定等回去后再请教郑老师。

    诶?

    想到郑老师,火儿不经回头看了看,远远的就看见郑英奇坐在树荫底下朝他挥了挥手,他悄悄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而后转身,继续跟上秦深的脚步。

    跟着他进了专用电梯,最后来到公司顶层,火儿稚声稚气道:“叔叔,你的办公室在这么高的地方呀!你站在窗户边往外看不觉得害怕吗?要是地震的话,最上面一层很难逃命??!”

    秦深耸了耸肩:“习惯了,不害怕,你想多了,这座大楼抗震性能很好,就算8级地震也岿然不动?!?br />
    “哦,我害怕,我有恐高症,我连摩天轮都不敢坐,可是这么高的楼,万一遇上强台风强地震,肯定第一个倒??!”

    “你能说点好的么?”

    “哦,但我说的是事实嘛,楼太高,万一发生火灾,顶楼的最惨啦,既不能跳楼求生,也不能乘坐电梯,如果走楼梯的话,那么高根本下不来?!?br />
    “……”

    这孩子倒是聪明伶俐,说的明明不是什么好话,他居然讨厌不起来,真是奇怪。

    秦深话少,说了几句就没再开口,他带着火儿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开着空调十分凉爽,火儿一进去就看到刚才那个冷面助理站在里头,当即吓得又往秦深背后躲。

    秦深看了何路一眼,不悦道:“你怎么在这儿?”

    “秦总,我刚给林董去了电话,特意来向您汇报情况,您……您怎么把这孩子带上来了?”

    何路严厉的目光射向沈焱,深究之意很明显,火儿往秦深后面躲,小手趁机在他腿上揩够了油。爸爸的腿好长好细好柔软!

    “我做什么难道要向你报备不成?”秦深语气不轻不重地提醒,何路心惊,慌忙说道:“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br />
    “出去?!?br />
    “是,秦总?!?br />
    何路目不斜视,这次连孩子的正脸都不敢看,仓促逃离办公室。

    秦深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火儿摇了摇头:“不用了叔叔,我牙齿不好,就不喝水吓唬你了?!?br />
    秦深抖眉笑了笑:“我真好奇,你的牙齿究竟怎么坏了?要不给我看看?”

    火儿双手交叉捂住嘴,大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不要!不要看!”

    秦深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走上前来,将他按在沙发上,而后亲自蹲下身子,给他的膝盖检查。

    嗯……一点都没受伤,连皮都没破。

    火儿可能也意识到了什么,他小眉毛一皱,哎哟喂道:“好痛哦,不知道是不是伤到筋骨了?!?br />
    “……”

    秦深哭笑不得,放着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不去批阅,反而在跟一个小鬼头斗智斗勇,他也是佩服自己童心未泯。

    “你在这儿坐会儿,我让助理去给你买冰淇淋,怎么样?”

    火儿听到冰淇淋三个字时眼睛都亮了,可一转念考虑到自己还戴着口罩,便拧眉摇头少年老成道:“不行,甜品吃多了对牙齿不好,而且冰淇淋太凉了,会拉肚子的?!?br />
    秦深:“吃一点点不会有事的?!?br />
    “不行不行,被妈妈知道我要挨打的?!?br />
    “那好吧,”秦深勾勾唇,摸出手机来,说,“把你妈妈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好通知她将你接走?!?br />
    “叔叔,你是讨厌我了吗?”火儿惶恐地看向他,秦深不解皱眉:“嗯?没有啊?!?br />
    “那你为什么要赶我走?”

    秦深额头滴下三道黑线,他默了默,说:“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你在这里我……”

    “我保证不影响你,其实吧,我就是想来吹会儿空调的,等吹够了我就走了!叔叔,你是好人哦!”

    秦深听他这么说,也就没再说什么,他走到大班椅上坐下,开始批阅文件。

    火儿就坐在沙发上,晃荡着脚丫子,时而看看办公室里的装潢设计,时而抬头悄悄打量认真工作的爸爸。

    过了一会儿。

    “叔叔,你结婚了吗?”

    “没有?!?br />
    “叔叔,你准备结婚了吗?”

    “嗯,快了?!?br />
    “那叔叔很喜欢对方吗?”

    “……”

    秦深从文件中抬起头来,孩子一脸天真烂漫地盯着自己,好像他问的问题并没有触及到他的隐私似的。

    “叔叔不回答那就是默认很喜欢对方咯?那你有孩子吗?像我这么大的?”

    “火儿,你在这里已经严重影响到我工作了?!?br />
    秦深沉了脸色,这孩子哪里是来吹空调的?这分明是来调查户口的!

    火儿眨巴了下眼睛,从沙发上跳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笑眯眯道:“那我就先走了,谢谢叔叔的款待,祝你幸福哦?!?br />
    说完,他就真的转身要走,看着他小小的身影,秦深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还有他最后那句祝他幸福,更加让他觉得莫名不舒坦,他推开椅子,木质桌脚在地板上划出沉重的声响,火儿顿住脚步,回头看向他,眼中情绪复杂。

    秦深走过去,牵起他的小手,说:“我送你走?!?br />
    “不用,我老师就在楼下,谢谢你的空调?!?br />
    反正也打探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回去与欢欢对质就能知道了。

    火儿抽出自己的手,冲他礼貌地挥了挥手,然后自己去乘电梯。

    秦深站在原地,片刻后追了上去,执意亲自送他离开。

    “叔叔再见?!?br />
    秦深替他按下电梯上的数字键,然后目送他离开,他手插兜,看着电梯门慢慢合上,心中隐隐不安,就好像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一点点流走。手机用户请浏览m.www.kuaxof.com.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