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恐怖推理 > 明末傳奇 > 第十八章 少年強則國強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明末傳奇最新章節!

    進入縣學的時候,鄭勛睿非常鎮定,甚至囑托等候在外面的鄭福貴,不要著急。

    得益于在縣學的學習,他的考試作為安排在學堂之內,但并未在三十人之列,這里面有家族和權勢的原因,也有鄭勛睿自身之原因,畢竟被退婚的事宜,對于任何一個讀書人來說,都是傷及到顏面的事情,若不是教諭先生沒有特別的追究,他甚至有可能失去此次參加縣試的資格,所以想著能夠排到前三十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鄭勛睿的座位在第六排的第一個,也就是第五十一名考生,這個位置說起來也是不錯的,要是文章寫的好,一樣能夠得到重視。

    應該說進入到學堂里面去考試,心情是最為重要的,在縣學參加學習的所有學子之中,只有很少的幾個人是排名在三十名之外的,這對于個人是不小的打擊,進入學堂坐下的時候,鄭勛睿就親眼看見了幾個被排斥在三十名之后的同年,臉上的神色很是不好,坐下之后就低頭了,基本不看別人,也不關注學堂里面的情況。

    相反,被安排在第一排的劉榮,臉上露出的是淡淡的自信的笑容。

    鄭勛睿表現的非常平靜,進入學堂的時候,他甚至對著志得意滿的劉榮微微點頭,讓劉榮非常的驚愕,差點就來不及點頭示意。

    坐好之后,鄭勛睿很快感受到不一般的目光,那是教諭先生的目光,這目光里面包含著期望,也包含著一絲絲的無奈。

    安排考生的作為,教諭先生有建議權,但沒有決定權,畢竟縣試與教諭先生是有著利害關系的,若是在縣學讀書的學子,能夠有很好的成績,那就證明教諭先生的能力是不一般的,故而縣試有明確之規定,教諭先生不得干涉其中任何的事宜。

    辰時,縣試正式開始。

    首先是禮房司吏宣布縣試之諸多規則,除開鄭勛睿等極少數人之外,其余人都是清楚縣試規則的,大家表面上聽的很仔細,其實早就在想著該如何的寫文章了,接著是知縣大人訓話,這也是慣例,知縣大人簡單的說幾句話,結束語的時候,會直接點出縣試的題目。

    知縣大人出的題目,讓鄭勛睿感覺到震驚,居然是好學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恥近乎勇,這是鄭勛睿和教諭先生對話的時候,引用的中庸之中的一句話。

    這句話的意思很簡單,好學的人,離智者也就不遠了,竭盡全力去做任何事情的人,距離仁者也就不遠了,時刻將榮辱記在內心的人,距離勇者也就不遠了。

    只要是學習四書五經的學子,不可能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但考試就是這樣,越是看似簡單的題目,考試的難度越大,因為要從這些經典名句之中分析出來其他的道理,難度太大了,不知道有多少的圣賢,已經做過無數的分析和剖析,該說的全部都說了,要求這些參加縣試的學子領悟出來新的道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知縣大人宣布考題的時候,鄭勛睿捕捉到了教諭先生的臉部表情,教諭先生的臉上抽搐了一下,但很快恢復了正常。

    考生正式開始動筆書寫文章,也就是按照題目的要求,寫出來一片八股文章,若是能夠提出來精辟的論點,或者是集合古今圣賢之話語,按照自身的意思很好的表達出來,都是上乘之作,肯定是會得到重視的,通過縣試也是沒有太大問題的。

    鄭勛睿略微思索,臉上露出自信的微笑,一篇文章引入到他的腦海里面,梁啟超的《少年中國說》,這是后事選入到高中課本之中的范文,影響是非常之大的,搬到這里來,稍微的做一些修改,何愁不能夠通過縣試。

    他很快開始動筆,按照八股文破題、承題、起講、入題、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和大結的格式要求,首先簡單解釋好學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恥近乎勇這句話的意思,接著筆鋒一轉,套入少年強則國強之論點上面,開始了洋洋灑灑的論述:

    “。。。欲言國之少年,請先言人之老少。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將來。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戀心,惟思將來也,故生希望心。惟留戀也,故保守,惟希望也,故進取。惟保守也,故永舊,惟進取也,故日新。惟思既往也,事事皆其所已經者,故惟之照例,惟思將來也,事事皆其所未經者,故常敢破格。老年人常多憂慮,少年人常好行樂。惟多憂也,故灰心,惟行樂也,故盛氣。惟灰心也,故怯懦,惟盛氣也,故豪壯。惟怯懦也,故茍且,惟豪壯也,故冒險。惟茍且也,故能滅世界,惟冒險也,故能造世界。老年人唱厭事,少年人常喜事。惟厭事也,故常覺一切事無可為者,惟好事也,故常覺一切事無不可為者。

    老人年如夕陽,少年人如朝陽。老年人如瘠牛,少年人如乳虎。老年人如僧,少年人如俠。老年人如字典,少年人如戲文。老年人如秋后之柳,少年人如春前之樹。老年人如死海之潴為澤,少年人如長江之初發源。

    此老年與少年性格不同之大略也。

    潯陽江頭琵琶婦,當明月繞船,楓葉瑟瑟,衾寒于鐵,似夢非夢之時,追想洛陽塵中春花秋月之佳趣。西南宮門,白發宮娥,一燈如穗,三五對坐,談開元、天寶間遺事,譜霓裳羽衣曲。青門種瓜人,左對儒人,顧弄孺子,憶侯門似海珠履雜遝之盛事。嗚呼,面皴齒盡,白頭盈把,頹然老矣。。。

    嗚呼,我大明立乎今日,以指疇昔,唐虞三代,若何之治郅,秦皇漢武,若何之雄杰,漢唐來之文字,若何之隆盛。。。

    。。。故今日之責任,全在我少年。少年強則國強,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少年雄于寰宇,則國雄于寰宇。

    紅日初生,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谷,百獸震惶,鷹隼試翼,風塵吸張,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將發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蒼,地履其黃,縱有千古,橫有八荒,前途似海,來日方長。

    美哉,我少年大明,與天不老。

    壯哉,我大明少年,與國無疆?!?br />
    專心寫作的鄭勛睿,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教諭先生站在他的身邊,臉色發白,身體微微顫抖,仔細看著他寫出來的文章,臉上竟然出現了紅暈,若不是在考場之內,怕是要手舞足蹈了。

    一直端坐的王鐸,發現了教諭的異常,本來也想著走上前去看看,不過如此的動作,恐怕會引發其他考生之不滿,所以他忍住了。

    拿起桌上的名冊,對照之后,王鐸知道了這個考生的名字,叫做鄭勛睿。

    這個鄭勛睿,寫出來了什么樣的好文章,竟然令深藏不露的教諭都如此激動了,王鐸這還是第一次看見,要知道能夠讓教諭注意的文章是不多的,讓教諭都不能夠自持的文章,該是達到了什么樣的程度。

    縣試尚在繼續,訓導在外面巡視一圈之后,沒有發現什么好的文章,走進來了。

    訓導也注意到了教諭的異常,慢慢走過去,看了看鄭勛睿寫的文章。

    剛剛看了開始的文字,訓導的臉色就發生變化了。

    江寧縣的訓導,水平也是不低的,至少都是稟生,而且是需要有真才實學的。

    這個訓導看到了鄭勛睿的文章,震驚的神情是難以掩飾的,這篇文章的功底,遠遠超出了他的水平,可以說這樣的文章在殿試上面,也是要引發震驚的。

    王鐸終于有些忍不住了,咳嗽了兩聲。

    教諭和訓導這個時候才回過神來,看著考場的考試,微微搖頭。

    很快,教諭先生來到了王鐸的身邊,低聲說些什么。

    發現了上好的文章,教諭先生自然是要給知縣大人稟報的,這關乎到江寧縣的聲譽,一旦有江寧縣出現了不一般的人才,不僅僅是考生個人的驕傲,也是縣衙、知縣乃至于全縣的驕傲,學風盛行的南方,在縣試上面,也是各自較勁的,看看誰更加的厲害。

    王鐸的臉上露出了驚奇的神情。

    能夠被教諭奉為經典的文章,絕對是不簡單的,何況從教諭的嘴里得知,這個名叫鄭勛睿、字清揚的考生,乃是所有考生之中最為年輕的,今年才十五歲,這樣的年紀,能夠寫出來經典的文章,那就是天才的范疇了。

    王鐸微微皺了皺眉,他隱約想到了,這個鄭勛睿,好像出自于名門望族,乃是滎陽鄭氏家族的傳人,不過去年好像是被解除婚約了,在秦淮河也惹出了一些事情,就是這樣的一個考生,難道能夠寫出來什么樣的驚天之作。

    若真的如教諭所說,這個鄭勛睿,就是不一般的人才了,也許過去的那些溴事,會被讀書人當作美談來說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