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恐怖推理 > 明末傳奇 > 第二十五章 柳隱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明末傳奇最新章節!

    “鄭勛睿,你狂什么狂,我和你的年紀一樣,既然來到我們,那我們就比比學識,誰要是輸了,跪在地上磕頭,爬著離開這里?!?br />
    龔鼎孳想不到其他的辦法,只能夠用這一招了,這叫做文斗。

    龔鼎孳直接稱呼他人的名字,這是極度的蔑視和不尊重。

    楊廷樞臉上露出了笑容,龔鼎孳居然和鄭勛睿比學識,那真的是找死了,還沒有等到鄭勛???,他就開口了。

    “孝開,你這是自找無趣,清揚乃是江寧縣縣試案首,九月就要參加府試,你和清揚比較學識,豈不是自取其辱?!?br />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龔鼎孳。

    徐佛家看向鄭勛睿的眼神,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江寧縣縣試的案首,絕非一般,何況鄭勛睿如此的年輕,恐怕是江寧縣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縣試案首了。

    龔鼎孳稍微愣了一下,馬上開口了。

    “哼,江寧縣案首,怕是想了其他辦法吧,在下想不到,這縣試變得如此齷齪了?!?br />
    楊廷樞的臉色迅速紅了,他知道龔鼎孳想說什么。

    “哼,就憑你孝開的那點學識,也敢和清揚比較,現在我就給你誦讀清揚的文章,你好好聽聽吧,看看江寧縣的案首究竟是什么水平?!?br />
    “。。。故今日之責任,全在我少年。少年強則國強,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少年雄于寰宇,則國雄于寰宇。

    紅日初生,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谷,百獸震惶,鷹隼試翼,風塵吸張,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將發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蒼,地履其黃,縱有千古,橫有八荒,前途似海,來日方長。

    美哉,我少年大明,與天不老。

    壯哉,我大明少年,與國無疆?!?br />
    縣試的文章,一般都是保密的,很少泄漏出去,除非是相互比較的時候,到了這個時候,楊廷樞也不管那么多了,他要狠狠打壓龔鼎孳的氣勢。

    雅間里面死一般的寂靜。

    如此霸氣的文賦,居然是這個年輕的鄭勛睿寫出來的。

    楊廷樞剛剛念完,徐佛家就開口了。

    “奴家見識了,如此絕倫的辭賦,出自于鄭公子筆下,了不起,鄭公子來到盛澤歸家院,乃是奴家之榮幸,鴇母,去請柳隱前來,陪著兩位公子?!?br />
    徐佛家是用心良苦,她給了龔鼎孳臺階,若是龔鼎孳識趣,這個時候就掉頭悄悄離開,這樣的辭賦,她斷定龔鼎孳寫不出來,不要說寫不出來,恐怕看都難以看見的。

    龔鼎孳還是太年輕了,盡管聽見如此磅礴霸氣的辭賦,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可要求他在這里認輸,那是萬萬做不到的。

    這個時候,沒有誰在乎他了,他好像是不存在。

    很快,鴇母帶著一個女孩子進來了。

    女孩子臉上淡妝,看見徐佛家之后,屈膝行了一個萬福。

    “媽媽說有貴客,女兒過來了?!?br />
    女孩子沒有看雅間的其他人,顯然是傲氣的,徐佛家連忙開口介紹了。

    “女兒,這位是楊公子,這位是江寧縣縣試案首鄭公子,這位是龔公子,他們都是俊杰,媽媽特意要你認識認識?!?br />
    女孩子只是抬頭看了三人一眼,再次低下頭。

    “三位公子,這是奴家的女兒柳隱?!?br />
    雅間里面再次安靜了。

    眾人各懷心思,心思最為復雜的就是鄭勛睿了,他已經弄清楚了這對母女的身份,掌柜是名妓徐佛家,小姑娘是秦淮八艷之首柳如是,不過目前名字是柳隱,更加有意思的是,柳隱未來的老公,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錢謙益,老夫少妻的局面,以及柳隱身份的限制,讓柳隱在錢謙益去世之后,遭遇到不公正的對待,最終上吊自殺身亡。

    楊廷樞和龔鼎孳的想法不一樣了,柳隱的名氣他們是知道的,今日親眼看見了,感覺果然不一般,亭亭玉立,還有一身的傲骨。

    情勢再次發生變化,不過幾息的時間過去。

    龔鼎孳如同被打了雞血一般,沖著鄭勛??諏?。

    “鄭勛睿,你不是江寧縣縣試案首嗎,今日就請掌柜和柳姑娘作證,我和你比較詩詞,你的文章的確寫得好,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今日你我比賽詩詞,一較高下?!?br />
    龔鼎孳再也不敢說狠話了,楊廷樞念出來的辭賦震撼了他,要是比賽輸了,真的要跪下來磕頭,那他就顏面盡失了,會成為千古笑柄。

    楊廷樞張了張嘴,沒有說話,其實他也想看看,鄭勛睿作詩如何。

    徐佛家和柳隱是不會開口的,鴇母更是不會說話。

    鄭勛睿明白眾人的心思,他很快開口了。

    “好吧,你先來還是我先來?!?br />
    這個時候,柳隱終于再次抬頭,看了看鄭勛睿,又看了看龔鼎孳。

    其余人同樣吃驚,詩詞比賽是有規矩的,至少要定下題材,從什么角度入手做詩詞,同時對時間上面,也要提出來要求,不能夠超過多長的時間,這些都是基本的,可是鄭勛睿沒有提出來,而是直接開口了,看誰先做詩詞,這太少見了。

    詩詞賦的比賽是很平常的事情,讀書人聚會的時候,時常進行比賽,一來是為了活躍氣氛,二來也有展現文采的意思,不要小看這樣的比賽,某人做的詩詞的確出色,眾人是很欽佩的,哪怕此人科舉考試不行,一樣在讀書人中有聲望。

    秦淮河的詩詞賦比賽,就更多了,甚至很多青樓的姑娘,也會參加的,她們做出來的詩詞,其中也不乏精品。

    龔鼎孳愣了一下,很快開口了。

    “哼,我提出來的比賽,當然是我先來了?!?br />
    龔鼎孳開始踱步,這被視為思考和預熱,是習慣性的動作,這也是讀書人比賽詩詞賦之時的習慣性的動作。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龔鼎孳的身上。

    其實聽了鄭勛睿的文章之后,龔鼎孳氣焰不可能那么囂張了,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他參加了好幾次讀書人的聚會,大家也作了一些詩詞,其中還是有不錯的,龔鼎孳也作過幾首,得到了一些指點,進行了修改,這個時候念出來,肯定能夠強的先機的。

    作詩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就算是鄭勛睿有學識,也不要想著在短時間之內作出來,除非是天才了。

    一刻鐘之后,龔鼎孳終于開口了。

    “蕭蕭碧樹隱紅墻,古廟春沙客斷腸。真假霸王誰勝負,淮陰高冢亦斜陽?!?br />
    龔鼎孳念完之后,雅間里面再次安靜下來了,這首詩詞的確不錯,意境算是深遠的,關鍵是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就作出來了,可見龔鼎孳的才華的確是不錯的。

    柳隱抬頭看了看龔鼎孳,眼睛里面閃出一絲光芒,龔鼎孳當然看見了,對著柳隱微笑點頭,很是得意。

    徐佛家在詩詞方面的鑒賞能力是不錯的,對龔鼎孳的這首詩,也是頗為嘆服的,小小年紀就能夠作出來這樣的詩,很是不錯了,雖然和鄭勛睿的文章比較起來,還有不小的差距,可詩詞與賦的結構是不一樣的,作詩需要的是靈感。

    楊廷樞有些擔心了,他聽出來了,龔鼎孳這首詩詞里面,頗具挑戰的滋味,接下來就看鄭勛睿如何應對了。

    鄭勛睿微微笑笑,這首詩詞的確是龔鼎孳作的,歷史上也是,可惜他鄭勛睿是穿越人士,隨便念出來一首詩詞,就可以讓龔鼎孳無地自容。

    “今日是到秦淮河來游樂的,詩詞自然是要符合這里的意境,我也作一首詞吧?!?br />
    鄭勛睿并沒有踱步,也沒有耽誤時間,張口開始了。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來了終不悔,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愿?!?br />
    柳隱霍的抬起頭,瞪大了眼睛看著鄭勛睿,全然沒有了先前的矜持和自傲。

    徐佛家已經忘記抬頭,開始小聲念著這首詩詞,不管其他人的心思了。

    楊廷樞的嘴巴張的大大的,看著鄭勛睿,忘記了說話。

    龔鼎孳看了看鄭勛睿,臉色變得蒼白,見到眾人還沉浸在詩詞之中,慢慢朝著門口的方向挪動。

    鄭勛??醇斯ǘ︽艿畝?,不過他不想揭穿,陳洪綬的話他沒有忘記,對付一個人,要么就置對方于死地,沒有機會的時候,或者是機會不成熟的時候,還是暫且忍耐。

    今日已經完全打下去龔鼎孳的囂張,日后有的是機會。

    一直到龔鼎孳離開了雅間,眾人依舊沒有開口說話,前面龔鼎孳所作的詩詞,眾人早就忘得干干凈凈了,此刻都在回味鄭勛睿所作的詩詞,如此的絕品詩詞,他們很長時間都沒有聽到過了,而且這首詩詞是在秦淮河的盛澤歸家院作出來的,這樣的詩詞要是傳出去,盛澤歸家院的名氣,還會進一步的暴漲。

    第一個清醒過來的是楊廷樞,他看著鄭勛睿,眼睛里面已經出現崇拜的目光,讀書人就是這樣,人家的文采出眾,那就值得佩服。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