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恐怖推理 > 明末傳奇 > 第三十八章 游歷的準備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明末傳奇最新章節!

    (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求讀者大大的支持。)

    出門游歷可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需要做不少的準備,特別是讀書人出去的游歷,其實這樣的游歷,很少有訪貧問苦的意思在里面,基本上都是讀書人之間的相互交流。

    讀書人之間的交流,鄭勛睿是不會反對的,這就好比是后世的諸多學術交流會,不說能夠學到很多的知識,但至少能夠了解這個時代的讀書人,可鄭勛睿的重點,還是在于了解百姓和農戶的情況,后世對明末的討論是很多的,眾說紛紜,莫衷一是,鄭勛睿也有自身的看法,可真正穿越了,就需要了解實際情況了。

    盡管說穿越大半年的時間了,可他的活動范圍很小,基本就是在谷里鎮的周圍,以及江寧縣縣學,家里的事情很多,要賺取銀子,又經歷了縣試和府試,剩余的時間就不多了,也不可能大致了解情況,這一次能夠抽出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到四處去游歷,是很難得的機會。

    既然準備出門游歷接近三個月的時間,那就需要做好充足的準備,這些準備倒不是說需要多少的銀子等等,關鍵是想好了游歷準備做一些什么事情,重點需要了解哪些方面的事情。

    鄭富貴在得知鄭勛睿準備出門游歷的時候,說是出門要去辦理一些事情,讓鄭勛睿等候他回家之后再行出發,至于說出門需要帶的銀兩,鄭勛睿自己決定就可以了。

    鄭勛睿也想好了,出門游歷沒有那么隆重,也不需要太多的人跟隨,他的身邊有鄭錦宏就足夠了,至于說楊廷樞準備帶著幾個人,那不是他能夠決定的,不過他也提出了建議,一行人出游,人數最好控制在五人以內,那樣所有食宿都好安排。

    兩人約定的時間是九月底出發。

    九月二十五日,出門五天時間的鄭富貴回到了家里。

    讓鄭勛睿吃驚的是,鄭富貴此次回來,竟然帶回來了五匹阿拉伯馬。

    阿拉伯馬的平均身高是一百四十五公分,以美麗、勇敢、堅毅和浪漫聞名于世,其最大的特點是馴良、溫順、友善,吃苦耐勞、跑速快、持久力強等等,訓練為戰馬之后,面對對手的時候,不會鳴嘶,以降低對手的警覺,在戰場上的表現異常勇敢,就算是進攻的時候遭遇到了驚嚇,也絕不退卻。

    后世對諸多戰馬的評價,綜合比較阿拉伯馬排名第一,被稱作駿馬之王或者戰馬之王。

    大明的阿拉伯馬不是很多,一方面是來源太少,主要依靠沿海走私獲取,內地的培養也存在,但因為代價高昂,很少有農戶愿意喂養,第二方面是阿拉伯馬的價格太高,一匹至少需要八十兩銀子,相對比較來說,一匹西南馬只要三十兩白銀,價格懸殊太大,一般的士紳富戶家中,有西南馬就可以了,奢侈一些的配備蒙古馬,至于說阿拉伯馬,很少有人問津。

    購買阿拉伯馬,到廣東和福建一帶沿海去,是最為便宜的,可至少也需要七十兩白銀,至于說南直隸,一匹阿拉伯馬,價格可能高達百兩銀子。

    鄭富貴僅僅用了五天的時間,就買回來五匹阿拉伯馬,無疑是在南京去交易的,這也證明價格是絕對不便宜的。當然購買阿拉伯馬的目的,也是非常明確的,就是為著他這次出門游歷用的,自己能夠攜帶駿馬出門游歷,肯定是方便很多的。

    更讓鄭勛睿感動的是,鄭福貴得知此次出門游歷的人在五個人左右,所以就購買了五匹阿拉伯馬。

    來到堂屋的時候,鄭福貴和馬氏正在等候,距離鄭勛睿出門的時間,只有四天了,兒行千里父母擔憂,鄭福貴和馬氏有不少話想和兒子說說。

    鄭勛??醇爍改傅S塹納袂?,他畢竟才十五歲,這樣的年紀出遠門去游歷,這在幾百年之后,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任何一個疼愛子女的父母,都會阻止兒女這樣的行為,害怕兒女遭遇到危險,不過如今的他,在家里地位非同一般,可以自行做出諸多的決定。

    盡管是這樣,鄭勛睿也明白父母的苦心,穿越大半年的時間,他深切的感受到了父母對他的關心和疼愛。

    “父親,母親,孩兒此次出去游歷,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不會去太遠的地方,不會遭遇危險的,還請父母不要過于擔憂?!?br />
    “好男兒志在四方,你出去游歷也是應該的,家里沒有什么事情,你就不要太擔心了,只是出門之后,比不上家中,你的身邊只有鄭錦宏照顧,生活上面一定多多注意。。?!?br />
    鄭福貴的話尚未說完,旁邊的馬氏眼淚就掉下來了,鄭勛睿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情形。

    “清揚,娘是不該阻止你出門去游歷的,只是你年歲尚小,不知道如何照顧自己,娘還是想著,你能不能將荷葉帶在身邊,讓荷葉照顧你的起居飲食,這樣娘也放心很多的?!?br />
    這件事情,馬氏早就說過,但被鄭勛睿委婉的拒絕了,出門去游歷,肯定是要準備吃苦的,這對自身也是一種鍛煉,身邊還帶著丫鬟伺候,讓別人看見了,會如何的議論,再說荷葉的年紀比自己還小,真的帶出去了,還不知道是誰照顧誰。

    馬氏這樣說,鄭福貴沒有反駁,他也覺得不妥,不過娘子的考慮是有一定道理的。

    “父親,母親,孩兒早就確定了,此次出門去游歷,帶著鄭錦宏就足夠了,荷葉還是留在家里,再說荷葉的年紀也不大,從未出過遠門,不一定能夠照顧孩兒的,孩兒游歷四方,行蹤不定,荷葉跟著也不方便,特別是這食宿方面,不好安排,孩兒剛才已經說過了,不會去太遠的地方,也不會招惹是非,孩兒知道出門的艱辛?!?br />
    “父親為了家中的生計,多年在外奔波,孩兒此次不過是出門去游歷,和父親的奔波比起來,根本就不算什么的?!?br />
    馬氏用手帕擦了擦眼淚。

    “清揚,你可不能夠和父親比較啊,家里如今不缺什么了,不需要你出去奔波,攢下的這些資財,也是為了你和凱華的將來。。?!?br />
    “娘子就不用太擔心了,清揚說的也是,出門去看看,總是要遭遇到風餐露宿的情形,想當年我出門的時候。。?!?br />
    鄭福貴的話還沒有說完,馬氏就狠狠的瞪了一眼,鄭福貴嘿嘿笑了兩聲,不再說話。

    “清揚,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朝愁,娘是真的有些擔心的,你已經長大了,娘也不能夠阻止你,可你一定要小心啊,不要風餐露宿,每日里找好落腳的地方,不要舍不得花銀子,好好保重身體是最重要的。。?!?br />
    聽著馬氏的嘮叨,鄭勛睿沒有開口說話,這樣的情形,他是有感觸的,前世的時候,自己還不是一樣,擔心小孩的安全,什么事情都替小孩做,相比較起來,如今的父母,算是大度很多了。

    足足半個時辰過去,鄭福貴和馬氏說了很多的話語,都是叮囑他出門要注意什么,特別是鄭福貴,多次的出門,知道在外面會遇見哪些困難,所以說的很是詳細。

    鄭福貴的提醒是非常及時的,讓鄭勛睿明白了,這個時代的游歷,可不比幾百年之后的出門旅游,的確需要做不少的準備工作。

    其一是交通的不方便,每日里出門的時候,需要計算出來城池之間的距離,計算能夠走多少的路,至少需要找到官道附近的村鎮投宿,住在野外是萬萬不行的,半夜時分遭遇別人的算計了,可能都是蒙在鼓里的。

    其二是飲食方面的不方便,江寧縣和上元縣到處都是酒樓客棧,但出門去就沒有如此的方便了,一路上荒蕪的地方很多,在這些地方是不可能有飯吃的,所以說每日里都要做好準備,午間的那頓飯,基本都是一大早準備好的,能夠吃到熱飯的時間,基本都是下午。

    其三是身體方面,這也是最為重要的,一路上奔波,稍微不注意就可能遭遇到風寒,若是身體出現不適,必須要找到郎中看病,不能夠硬撐,否則就會出現大問題。

    其四是必須走官道,千萬不能夠因為節約時間,走那些鄉間小路,或者是抄近道,指不定就遇見什么危險,真要是遇見這樣的情況,那就麻煩了。

    鄭福貴提醒的點點滴滴,讓鄭勛睿對出門游歷可能遭遇到的事情,有了一些大致的認識,總體來說南方被北方要好一些,百姓也是非常淳樸的,到村鎮去投宿,基本沒有問題,特別是人家知道你是讀書人,對你都是很尊重的。

    當然字里行間也透露出來一些問題,那就是南方的穩定也出現問題了,可能存在土匪一類的情況,百姓的生活還是很困苦的,所以在官道上面趕路的時候,不要長時間在荒蕪的地方停留。

    這讓鄭勛睿訪貧問苦的計劃基本泡湯,他還沒有傻到用自身性命賭博的地步,不管想著做什么事情,首要就是保證自身的安全,若是丟掉了性命,一切都成空。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