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恐怖推理 > 明末傳奇 > 第四十六章 有容乃大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明末傳奇最新章節!

    (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求讀者大大的支持。)

    楊廷樞進入到房間的時候,臉色陰沉,顯然是被徹底震怒了。

    看著若無其事的鄭勛睿,楊廷樞還是沒有忍住,盡管說他時時刻刻都記著海納百川有容乃大這句話,但真正遇見事情了,還是忍不住的。

    “可惡,我真的沒有想到,天如是這樣的人,憑什么說你的學識都是假的,憑什么說依著你的年紀,不可能寫出來人生若只如初見的詩句,難道他真的以為天下第一了?!?br />
    鄭勛睿的臉上甚至帶著微笑,張溥沒有說錯,他這樣的年紀,的確寫不出來如此絕倫的詩句,這說明張溥是有著一定的認知能力的,不過張溥說出來這樣的話語,又是兩人之間發生了爭執的時候,這就顯得有些齷齪了,這是人品的問題。

    “清揚,你倒是說句話啊,看你風輕云淡的,難道不在乎自身的名譽嗎?!?br />
    “淮斗兄,你認為我該怎么辦?!?br />
    “當然是要反擊了,我真的是沒有看出天如,居然是這樣的人,還是你厲害,見面兩次就能夠看出來了?!?br />
    “記得我們在秦淮河,是怎么對付孝開的嗎,難道說我要和天如對罵,沒有那個必要吧?!?br />
    “這一次不一樣,不能夠就這么算了,今日我都遇見好幾個人詢問了,都是對你懷疑的,哼,自己的文采不如他人,就采用不堪的辦法來詆毀,這還有讀書人的斯文嗎?!?br />
    “那好,既然如此,那就堂堂正正的對待,天如兄不是說我沒有那么高的文采嗎,很簡單啊,我們來一次詩文會,看看究竟誰作出來的詩詞好,那一切不就解決了?!?br />
    楊廷樞眼睛一亮。

    “好,這次我還要多邀請一些人來見證,就在這太白酒樓?!?br />
    “還是不要安排在這里,我們食宿都在這里,清靜是不能夠少的,若是讓別人知曉了,前來叨擾的人多了,你我都難以承受的?!?br />
    看著如此自信的鄭勛睿,楊廷樞笑了,他對鄭勛睿的文采是完全相信的,而且到了現在,他眼中的鄭勛睿,不僅僅是有文采,其他方面甚至更加的突出。

    鄭勛睿做夢都沒有想到,楊廷樞居然將賽詩會的地點,定在了梅香樓,也就是蘇州府城之內名氣最大的青樓。

    這讓鄭勛睿感覺到了憤怒,也感覺到了無奈,楊廷樞也專門做出了解釋,這是張溥的要求,包括楊彝、顧夢麟、吳偉業、吳昌時等人都要參加的,還會有其他有名望的人參加,至于說到底是誰,楊廷樞暫時沒有透露。

    讀書人附庸風雅到了這樣的境地,的確讓人無奈,歷史上記載很清楚,江左三大家之吳偉業,到京城參加會試和殿試的時候,居然帶著青樓女子,在京城纏綿,還有龔鼎孳,生活放浪,毫無顧忌,后來與秦淮八艷之一的顧橫波結婚,而且還投降李自成和后金,被后人譏諷為三朝元老。

    在鄭勛??蠢?,讀書人之間的較量,代表的是一種取向,我既然不服你,那就堂堂正正的打敗你,證明我的確比你強,這是很嚴肅的爭斗,就好比是古代武士之間的決斗一樣,但是將這樣的賽詩會放在了青樓,就帶有了戲虐的滋味了,就好比后世所謂的娛樂性質了。

    鄭勛睿不喜歡這樣的氛圍。

    帖子已經發出去了,他無法拒絕。

    十月初八。

    鄭勛睿來到蘇州已經有七天時間了,今日就是在梅青樓賽詩的日子。

    七天的時間過去,鄭勛睿對蘇州的印象大打折扣,他總算是明白了,為什么朱元璋不喜歡這個地方,要說有雄才大略的人,都不會太喜歡這個地方的,有句話說得好,知識越多越反動,雖然有些偏頗,但是在蘇州的體現是很明顯的,這里的讀書人都有著很大的傲氣,頗有些目中無人的味道,隨意評論朝政,隨意的結社,老子天下第一,誰要是不服氣,那就一窩蜂的實施打壓。這大概也是因為蘇州出的人才太多了,已經行成了一股勢力。

    鄭勛睿很重視這一次的賽詩會,他要通過這次的賽詩會,狠狠的打擊那些目中無人的蘇州讀書人,讓他們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的道理。

    吃過午飯之后,鄭勛?;氐椒考湫⒘艘幌?,他表現的非常淡定,相反楊廷樞顯得有些緊張了,畢竟這次的賽詩會,關系到了鄭勛睿的名聲,更是關系到了他和鄭勛睿之間的關系。

    申時,鄭勛睿和楊廷樞出發了,跟隨一同前往的,只有楊賀,鄭錦宏和楊忠沒有必要跟著去,兩人最為重要的職責,就是護住錢財。

    梅青樓距離太白酒樓,距離不是很遠,走路不過一刻鐘的時間。

    按照營業的時間來說,申時不是青樓最好的營業的時間,青樓姑娘的作息時間也是不一樣的,早上一般都是睡覺,天黑之后才會真正開始忙碌起來。

    不過今日的梅青樓,情況完全不一樣了,不少的讀書人都來了。

    賽詩會的地點,安排在梅青樓的大堂里面,這里可以容納很多人。

    鴇母的臉上帶著笑容,她當然高興了,能夠讓名震蘇州乃至于南方的張溥到梅青來賽詩,這對于梅青樓是有著巨大好處的,而且還有名氣超過張溥的人來,這樣的機會,可不是隨便都能夠得到的。

    看著諸多的讀書人進入大堂,鴇母的臉上帶著格外親切的微笑。

    楊廷樞、鄭勛睿和楊賀來到梅青樓的時候,沒有引發太多人的關注,在蘇州絕大部分讀書人的眼里,鄭勛睿是名不見經傳的,可謂是無名之卒,他們到梅青樓來,也不是為了鄭勛睿和楊廷樞,他們更是相信,張溥一定能夠獲勝的。

    誰都知道張溥的文采出眾,更加厲害的是,張溥作詩和寫文章,不需要很長的時間,現場就能夠吟誦出來,這樣的文采,可謂是蘇州第一人了。

    進入梅青樓的時候,有人認出了楊廷樞,紛紛抱拳和楊廷樞打招呼,但沒有誰理睬楊廷樞身邊的鄭勛睿。

    楊廷樞的臉色變得難看了,今日的賽詩會,蘇州的讀書人基本都是知道的,也知道是什么緣由有這次的賽詩會,他身邊的鄭勛睿,就是今日賽詩會的主角,可是蘇州的這些讀書人,不聞不問,根本不在乎鄭勛睿,就連起碼的禮節都不顧了。

    就在楊廷樞想著發脾氣的時候,袖子被身邊的鄭勛睿輕輕拉了一下。

    他扭頭看了看鄭勛睿,發現其臉色平常,帶著微笑,表現出來了從容的氣度。

    楊廷樞輕輕搖頭,他為蘇州的讀書人感覺到羞恥,也隱隱感覺到,今日的賽詩會,張溥恐怕會輸得很慘。

    鴇母也發現了這一幕,但沒有上前去招呼。

    “淮斗兄,清揚兄,你們來了,子常和我一直都在注意你們,可就是沒有看見啊?!?br />
    顧夢麟和楊彝兩人出現在面前。

    “原來是子常兄、麟士兄,清揚和我直接過來的,不過是一場賽詩會,沒有必要那么隆重的,清揚不在乎這些事情?!?br />
    楊廷樞的聲音有些大,很多人都聽見了,目光瞬間集中到幾人的身上。

    顧夢麟和楊彝兩人愣了一下,看著面帶微笑的鄭勛睿,還有臉色陰沉的楊廷樞,前面的一幕,他們早就看見了,想不到這個年輕的過分的鄭勛睿,能夠沉住氣,看來“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這句話,形容鄭勛睿,還真的有些貼切。

    “哼,什么人啊,如此的狂妄,天如兄愿意到這里來,就是看得起他了。。?!?br />
    “狂妄之人,知道什么啊,待會丟丑了,看怎么走出去。。?!?br />
    “敢到蘇州府來挑戰,不知道天高地厚了。。?!?br />
    議論聲很快傳過來,毫無顧忌。

    顧夢麟和楊彝都皺起了眉頭,如此的議論,居然出自于蘇州的讀書人口中,這是丟蘇州的臉,真不知道復社之中,怎么混進了如此不堪的讀書人,偏偏張溥還為復社的興旺大為高興,今日來到梅青樓的讀書人,幾乎都是復社的成員。

    兩人隱隱有些明白了,為什么鄭勛睿不愿意加入復社,而且是在那樣的場合直接拒絕的,沒有留下絲毫的情面,要說復社之中有這樣的讀書人,那是復社的恥辱,是蘇州的恥辱。

    兩人不好開口說話,只是用眼神掃了一下四周,他們的眼神之中包含有憤怒和譴責,他們希望用這樣的眼神,阻止來自于四面八方的議論。

    可惜他們的努力沒有任何的作用,議論的聲音越來越大,甚至到了毫無顧忌的地步了。

    楊廷樞的臉色變得鐵青,這些議論,雖說是直接針對鄭勛睿的,可是也是直接面對他的,也就是這個時候,他內心突然冒出來一股沖動,確切的說,應該是選擇,他決定退出應社,也不會加入到復社之中,而且他還要勸誡楊彝和顧夢麟,不要加入到復社之中。

    鄭勛睿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神色開始變得平靜,進入到大堂之后,他徑直朝著中間的桌子走去,那里是賽詩的地方。

    鄭勛睿的不亢不卑和視若無人,讓周圍的議論聲音慢慢小了一些。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