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恐怖推理 > 明末傳奇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文震孟的努力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明末傳奇最新章節!

    崇禎八年三月初五,圣旨、吏部敕書和邸報同時到了巡撫衙門。

    右僉都御史、鄖陽巡撫盧象升,出任左僉都御史、延綏巡撫,鄭勛睿不再兼任延綏巡撫,國子監貢監趙單羽、梁興力出任巡撫衙門從八品知事。

    圣旨和敕書到來之后,鄭勛睿百思不得其解。

    趙單羽和梁興力是他的二姐夫和三姐夫,在國子監讀書兩年時間,原來他是計劃,讓兩人回到南直隸去的,或者是到浙江去,距離家里近一些,也好照顧家人,可是兩人都來到了陜西,而且直接進入巡撫衙門,這有些奇怪,也不符合規矩,畢竟親戚之間還是存在回避制度的,吏部怎么會做出這樣的安排。

    當然,讓趙單羽和梁興力兩人來到巡撫衙門,對他們本身是有好處的,畢竟在鄭勛睿的手下做事,不會遭受到刁難,日后晉升也是很有希望的。

    盧象升出任延綏巡撫,這是鄭勛睿求之不得的事情,盧象升有能力,也善于訓練軍隊,其麾下的天雄軍,戰斗力不一般,到了延綏鎮,也能夠讓榆林邊鎮更加安全,這也讓他這個陜西巡撫更加的放心。

    總體來說,朝廷這一次的安排,對他鄭勛睿是有利的,這是很奇怪的事情,按說朝廷之中有人不想他立下更大的功勞,應該是采取打壓的形式,為什么會出現如此的安排。

    幾天之后,楊廷樞的信函到來,總算是讓鄭勛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鄭勛睿腦海里還是有一些大男子主義思想的,比如說他身邊的女人,決不能夠攙和到政事之中,不管是在延安府,還是延綏巡撫衙門,或者是如今的陜西巡撫衙門,他依靠自身的本事,讓身邊的女人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他對家眷的要求也是很嚴格的,不能夠仗勢欺人,不能夠成為他人眼中的紈绔等等。

    幾年時間以來,鄭勛睿從未和文曼珊說到官府里的事情,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基本都是說家里的事情,包括小孩子的事情,可看了楊廷樞的幾封來信之后,鄭勛睿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和文曼珊好好談談家族的事情。

    家和萬事興,有些時候鄭勛睿所做出的決定,牽涉到了文家,需要考慮文曼珊的感受,而且他隱隱覺得,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和文家之間的關系,不一定特別的融洽,有些時候甚至可能是矛盾重重的,彼此之間出現直接的沖突,要是文曼珊不知道這些事情,被夾在中間,內心肯定是不舒服的。

    回到后院,鄭勛睿的面容略顯嚴肅,這讓文曼珊有些奇怪,就算是曾經的出征,鄭勛?;氐郊依锏氖焙?,臉上也是帶著笑容的,從來不將官府的事情帶到家里來,更不會有什么情緒上面的不佳表現。

    “相公,是不是遇見什么危難的事情了?!?br />
    “夫人,有四年時間沒有回家去看看了吧?!?br />
    說到回家的事情,文曼珊的神色有些黯然,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她何嘗不想回家去看看,可惜距離太遠了,一去一回至少幾個月的時間,再說路上也不安全,到處都有造反的,一些地方土匪也很多,這樣的情況之下,想著回家去看看,就是給鄭勛睿找麻煩。

    “夫君為什么說到這件事情了,奴家沒有想那么多的?!?br />
    “夫人不用掩飾了,不想回家去看看是假的,我也在想這件事情,若是局勢稍微穩定之后,你還是要回去看看的,畢竟這么長時間沒有見到父母,肯定是思念的?!?br />
    文曼珊很是感動,其實夫君一樣長時間見不到父母。

    “夫人,家族里面有些事情,我本不想說,牽涉到朝廷之中的事情,我不想讓你操心,可最近一段時間,我思索了很多,還是想著詢問你的看法?!?br />
    聰明的文曼珊,明白了什么,看著鄭勛睿,沒有馬上開口說話。

    “太爺身為內閣次輔,管的事情很多,權勢不小,又深得皇上的信任,三太爺擔任延安府知府,殫精竭慮,非常辛苦,舅舅如今也是順天府尹了,夫人之家族,可謂是輝煌啊?!?br />
    文曼珊的臉上出現淡淡的笑容。

    “相公,奴家對這些事情無所謂,奴家一心想到的就是相公,爺爺、三爺和舅舅的事情,奴家沒有關心過,也從來都沒有聯系過?!?br />
    “夫人對太爺、三太爺和舅舅是什么看法,可否說說?!?br />
    文曼珊有些嚴肅了,鄭勛睿詢問的這個問題,表面上看沒有什么了不起,無非是想著了解文家的諸多情況,可認真想想,絕不是那么簡單,爺爺、三爺和舅舅都在朝廷做事,與夫君之間,必然有著一些聯系,按說這些事情,應該是夫君去協調處理的。

    “相公突然問到這樣的問題,奴家感覺到突然,只能夠說說平日里的感受?!?br />
    “奴家跟隨爺爺好幾年的時間,學到了很多東西,爺爺疼愛奴家,奴家是能夠感受到的,三爺和舅舅也時常的教授奴家一些學識,那個時候奴家雖說年歲尚小,可也能夠看出來一些事情的?!?br />
    “爺爺和舅舅之間的關系很好,兩人只要有時間,幾乎都是在一起的,爺爺在家賦閑的那段時間,情緒不是很好,很多時候都是舅舅安慰爺爺的,舅舅在家的時間不是很多,奴家記得每年的春假,舅舅幾乎都是在文府陪著爺爺?!?br />
    “三爺爺和舅舅之間的關系,奴家感覺一般,那個時候,奴家其實對三爺爺也就是一般,現在想來,很是愧疚,爺爺是殿試狀元,舅舅是殿試進士,比較起立,三爺爺的學識就差一些了,也許是這個原因,三爺爺和爺爺、舅舅之間的關系就是一般?!?br />
    “爺爺和舅舅都不是很關心家里的事情,奴家那段時間跟隨在爺爺的身邊,受到了一些影響,也以為琴棋書畫和學識最為重要,若不是跟隨在相公的身邊,受到了相公的影響,奴家的這些想法還不會改變?!?br />
    “在相公身邊這些年的時間,奴家偶爾也會做一些比較,相公的事情如此之多,每日里都很是操勞,可是回到家中之后,如此的關心奴家,關心家人,這讓奴家很是感動,也很是愧疚,奴家不知道如何的關心相公,奴家聽到鄭錦宏說了,相公說過,男人若是不能夠關心家人,不能夠讓家人過上好日子,就不可能很好的做其他的事情?!?br />
    “聽到相公這樣說,奴家想到了爺爺和舅舅,還有三爺,奴家覺得,三爺是很照顧家人的,爺爺和舅舅做的都差一些,三爺來到延安府之后,奴家也聽說了一些,三爺非常支持相公,將延安府治理的井井有條,至于說爺爺和舅舅,隔得遠了,奴家不知道情況?!?br />
    “奴家現在的想法早就改變了,覺得三爺爺是做的最好的,舅舅做的最差?!?br />
    文曼珊說完之后,鄭勛睿微微笑笑,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女人就是這樣,一旦出嫁之后,心思就轉移了,文曼珊對姚希孟的印象不好,恐怕也是源于前面發生的很多事情。

    “夫人,若是我日后和文家發生了什么矛盾沖突,怕是讓你危難啊?!?br />
    “相公不用擔心奴家,奴家不管什么時候,都是支持相公的?!?br />
    鄭勛睿微微嘆了一口氣。

    “夫人不用過多擔心,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我會有分寸的?!?br />
    “夫君遇到什么事情了,可以和奴家說說嗎?!?br />
    “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都察院的御史張溥和張采彈劾我剿滅流寇的時候,錯失良機,故而讓洪承疇大人負責剿滅流寇,朝會議論此事的時候,舅舅表態支持,太爺沒有說話,第二件事情,盧象升大人出任延綏巡撫,二姐夫趙單羽和三姐夫梁興力到巡撫衙門,出任知事,這是太爺的提議?!?br />
    文曼珊的臉漸漸有些紅了,鄭勛睿說的輕描淡寫,可是她能夠知道其中的利害關系,特別是有人彈劾相公的時候,身為內閣次輔的爺爺沒有說話,舅舅反而表態支持,這純粹是讓外人看笑話,且不說彈劾之人抱有什么心思,要知道鄭勛睿和張溥是割袍斷義的,就說文家表現出來的這種態度,就讓外界不會有好的印象。

    “相公,奴家不知道發生了這些事情,日后要是有機會,奴家見到了舅舅,不想理睬了?!?br />
    “夫人不要有這等極端的想法,畢竟是家人之間,若是直接表現出來如此的態度,就更加會讓外人看笑話了,我準備給太爺寫信,說明其中的厲害關系,希望太爺能夠明白,維護家族之利益,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至于說舅舅的態度,不要去想了,我和舅舅之間,不大可能想到一處了?!?br />
    和文曼珊說清楚這些事情之后,鄭勛睿的內心輕松了很多,他很清楚,沖突遲早是要爆發的,唯有這種家族內部的沖突,是讓人最為寒心和無奈的,可惜姚希孟的想法,已經根深蒂固了,不可能出現多大的改變,這就導致日后會產生直接的矛盾。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