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恐怖推理 > 明末傳奇 > 第四百零八章 內部的震動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明末傳奇最新章節!

    徐佛家無事了,顧橫波和寇白門等人,一直在等候徐佛家回到秦淮河,回到盛澤歸家院,她們甚至準備了酒宴,好好的替徐佛家壓驚,可惜徐佛家壓根就沒有回到秦淮河,到盛澤歸家院的倒是幾個體格彪悍的男人,這幾個男人是代表徐佛家到盛澤歸家院的,據說是找到了盛澤歸家院的老板,拿走了一筆銀子,數目還不少。

    這證明徐佛家不會回到秦淮河來了,也許是找到了很好的歸宿。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僅僅幾天時間過去,徐佛家的行蹤就被顧橫波等人得知了,令她們萬萬想不到的是,徐佛家居然到淮安去了,而且進入了漕運總督府,成為了太子少保鄭勛睿的侍妾。

    這樣爆炸性的消息,讓顧橫波等人難以接受,本來以為徐佛家的命運悲慘的,誰知道出現了如此戲劇性的變化,人家攀到了真正的高枝,從此過著官太太的生活了,永遠脫離了青樓,改變了身份,這不免讓顧橫波等人自哀自嘆。

    顧橫波等人的感慨,也就是在秦淮河,而且她們不會說出來,但鄭勛睿秘密抵達南京的消息,在劉宗周和王鐸等人看來,就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了。

    徐佛家的事情,劉宗周有所耳聞,說實話他也是不相信的,一個青樓女子,幾乎就沒有離開過秦淮河,怎么可能與流寇勾結到一起,而且還暗地里資助流寇,其他的不說,就說這錢財怎么送過去,就不是一個青樓女子可以做到的。故而他沒有上心。

    之后聽說陳貞慧在秦淮河請客,邀請徐佛家參與,而徐佛家拒絕伺候黃道周的事情,劉宗周的感覺就很不好了,難不成這是陳貞慧等人采取的報復行動。要真的是這樣,那陳貞慧等人的品性就值得懷疑了,為了這么一點不上臺面的小事情,就如此的報復,還有讀書人的品行嗎,還能夠算是東林書院的翹楚嗎。

    劉宗周偶爾與王鐸議論到了這件事情。在篤信慎獨的劉宗周看來,這樣做是很不合適的,甚至是卑鄙的,不過王鐸不是很相信,其理由也是很簡單的。徐佛家的罪名是上元縣縣衙確定下來的,上元縣知縣馬奎峰并非是東林黨人,沒有必要幫著陳貞慧等人做事情。

    王鐸如此的解釋,讓劉宗周稍稍放心了一些,他也認為四公子在南京很有名氣,不至于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楊廷樞插手徐佛家的事宜,劉宗周完全是看不過去了,覺得南京的六部和都察院不能夠插手府州縣衙門辦理案件。這樣做不合適,故而才對楊廷樞開口,說是徐佛家的案子?;故僑蒙顯厴蠼?,弄個水落石出。

    劉宗周當然不會知道,他的這句話,讓很多人都誤解了。

    緊接著上元縣再次出了告示,說是徐佛家無罪,還賠償人家百兩紋銀。這就讓劉宗周有些惱火了,這么大的事情。明明說徐佛家是勾結流寇、是謀逆的大罪,到頭來說這件事情做錯了。難不成衙門的告示是開玩笑的事情。

    劉宗周對上元縣知縣馬奎峰的印象還是不錯的,知書達理,處理事情知道輕重緩急,擔任上元縣知縣這幾年,保持了地方的穩定,也等于是保證了南京城的穩定,想不到在徐佛家的事情上面,馬奎峰如此的糊涂,要知道秦淮河太特殊了,各式各樣的人都在那里聚集,誰知道會傳出來什么樣的評論。

    劉宗周還是忍著沒有詢問,畢竟辦案是地方上的事情,只要沒有辦出來冤假錯案,沒有誰喊冤,兵部不需要去干涉。

    鄭勛睿暗暗來到南京的消息傳開之后,劉宗周終于開始高度重視這件事情了,思前想后,他發現了徐佛家的事情不簡單,恐怕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要不然鄭勛睿不可能暗自到南京來,而且人家根本就沒有到南京六部和都察院來拜訪,這說明鄭勛睿內心是有氣的。

    實話實說,劉宗周對鄭勛睿的整體印象是不壞的,雖說是東林黨人,但劉宗周對自身的要求非常嚴格,以慎獨要求他人,同樣也以慎獨要求自身,在他看來,鄭勛睿的確是人才,能夠做事情,來日必定是大明的棟梁之材,至于說彈劾鄭勛睿,那也是就事論事,并不會因為一次的彈劾,就對鄭勛睿的看法徹底改變了。

    這方面劉宗周和黃道周兩人的看法有些一致,當初黃道周與鄭勛睿交談之后,憤憤不已,到南京之后,專門找過劉宗周,兩人在一起分析了鄭勛睿所說的話語,他們驚訝的發現,鄭勛睿對東林黨人的某些評價,還真的是一針見血,點到了關鍵的地方。

    鄭勛睿畢竟是劉宗周的學生,這一份特殊的感情,是其他人無法體會的,對于鄭勛睿所做的他看起來不合適的事情,劉宗周是抱著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態度,絕不是某些人想到的徹底打到的目的。

    此次鄭勛睿來到南京,居然沒有和他劉宗周見面,這讓劉宗周異常的氣憤和不舒服。

    劉宗周很快找到了上元縣知縣馬奎峰,態度嚴厲的詢問了徐佛家的事情。

    馬奎峰的講述,令劉宗周的臉色連連變化,以至于劉宗周都不敢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連續幾次追問之下,得到了確切的答案之后,劉宗周的臉色變得鐵青。

    王鐸進入屋里的時候,劉宗周的臉色依舊陰沉。

    “大人,發生什么事情了?!?br />
    “王大人,你我都是東林黨人,受之、幼玄、起田來到南京的時候,我們出面接待,這本是應該做的事情,可現如今想來,我真的是做錯了?!?br />
    王鐸大為吃驚,不知道劉宗周為什么說出來這樣的話語,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說了。

    劉宗周看了看王鐸,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東林黨當年同閹黨的斗爭,我記得很清楚,那時候很多人前赴后繼,毫不畏懼,最終皇上清除了魏忠賢,想來那個時候,無數的東林黨人,也是為了大明之興旺,可這么多年過去了,我感覺到某些東林黨人,其所作所為,完全偏離了軌道,以至于為了排除異己,不擇手段,根本不管大明之未來了?!?br />
    “大人怎么有這樣的感慨,下官真的不明白啊?!?br />
    “徐佛家的案子,王大人想必知道一些的,今日我專門詢問了上元縣知縣馬大人,才知道其中的緣由,更令我痛心的是,受之居然也牽涉其中了?!?br />
    劉宗周搖著頭,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一說出來。

    王鐸聽的臉色發白,其實朝廷之中的黨爭,他也是知道一些的,但那都是在朝廷之中發生的事情,細細想來,為了能夠在朝廷之中立足,有些時候做出某些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可以陳貞慧為代表的四公子,居然也想著誣陷鄭勛睿,這就值得深思了。

    陳貞慧等人不是朝廷中人,插手朝廷的事情,本來就不合適,要說背后無人撐腰,他們也沒有這么大的膽量,而且錢謙益也參與其中,那就更加說明事情不簡單了。

    “王大人,鄭大人為了此事,專程到南京來調查,一直到離開,都沒有和你我見面,不管怎么說,你我都是鄭大人的恩師,他到南京來,不見你我之面,這是說不過去的,可我想到宴請受之等人的事情,也就明白其中緣由了,換做是我,也不會拜訪的?!?br />
    王鐸點點頭。

    “大人的意思,下官明白了,鄭大人怕是認為大人與下官是陳貞慧等人的后臺,而且這里面還牽涉到了受之,那就更是不好說了?!?br />
    “不錯,還有一件事情,我曾經告訴楊大人,不要插手徐佛家之案件,讓上元縣好好的審查,如今看來,說出來這樣的話語,太過于唐突了,誰知道這背后有此等的事情啊?!?br />
    王鐸略微沉思了一下。

    “大人,下官以為,此事還是不要公開的好,鄭大人到南京來暗地里調查,一定是弄清楚了原委,可并沒有什么動作,這說明鄭大人亦不想公開此事,這樣的事情若是公開了,東林書院將要遭受到各方的質疑啊?!?br />
    “王大人說的不錯,此時不公開為好,可我對受之非常失望,若是有時間,還是請幼玄和起田告誡陳貞慧等人,不要太狂妄了,不知道天高地厚?!?br />
    “大人為何不親自訓斥他們?!?br />
    “我不想見他們,做出這等齷齪的事情,他們就不想想,他們之家族也會跟著蒙羞嗎?!?br />
    說到陳貞慧等人,劉宗周陷入還是很氣憤的。

    “王大人,我決定了,給鄭大人寫去信函,仔細解釋徐佛家的事宜,免得鄭大人誤解,鄭大人顧及到了東林書院的臉面,我們也要做出解釋,說道這里,我想到了很關鍵的一點,東林黨人的某些做法,看來是真的有問題,也難怪鄭大人會如此的不看好,不知道還有多少的事情,是你我不知曉的,想起前些年彈劾鄭大人,怕是你我做出的最為錯誤的決定啊?!?br />
    王鐸嘆了一口氣。

    “下官也是這樣想的,不管怎么說,鄭大人都是大人和下官的學生,事已至此,后悔也沒有辦法啊?!?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