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恐怖推理 > 明末傳奇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也是必然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明末傳奇最新章節!

    紛紛揚揚的大雪,的確延緩了白桿兵的行軍速度,這讓秦良玉很是著急。

    白桿兵的軍士很能吃苦,而且遇見困難之后,從來不叫累,主帥秦良玉更是不用說,已經六十三的秦良玉,和尋常的軍士一樣騎馬行軍,沒有任何特殊的待遇,這本來就是對白桿兵軍士最大的激勵,不過白桿兵的軍士生活在四川的石柱縣等地,很少看見如此的大雪,一時間難以適應也是很正常的。

    鄭勛睿所說的雪盲癥,就在不少白桿兵軍士之中出現,秦良玉發現這樣的情況之后,心急如焚,皇上的圣旨是非常明確的,也是給予了很大期望的,想想崇禎三年的時候,秦良玉率領白桿兵進京勤王,得到了皇上的大力嘉獎,在北京的平臺被皇上親自召見,冊封為一品誥命夫人,太保、中軍都督府右都督鎮東將軍,同時被敕封為四川總兵,可謂是位極人臣,達到了武將所能夠達到的最高品階了。

    這樣的恩典,秦良玉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秦良玉也認為白桿兵的戰斗力不一般,放眼大明天下,能夠比得上白桿兵的不多,就算是曾經威名赫赫的關寧鐵騎,因為沒有真正見過,秦良玉也不是特別在乎。

    秦良玉真正佩服的是鄭家軍。

    鄭家軍嚴明的軍紀軍規,迸發出來的殺氣,讓秦良玉真正的口服心服,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她讓兒子馬祥麟跟隨在鄭勛睿的身邊,加入到鄭家軍之中。

    此次進京勤王,秦良玉也是接到了圣旨和邸報的,后金韃子十五萬人入關劫掠,京城處于萬分危急的狀況。得知情況之后,秦良玉果斷帶著所有的白桿兵軍士,從石柱出發。前往京城,她甚至再次拿出來家里的銀兩。確保大軍有足夠的糧草。

    作為叱咤大明的女將,秦良玉有著男人一樣的勇猛,不會害怕任何的困難,她的這種秉性,也影響到了麾下的白桿兵軍士。

    行軍的過程之中,秦良玉也感覺到了眼睛的不適應,長時間看到的都是耀眼的白色,眼睛有些酸脹。繼而流出眼淚,看什么東西都是模糊的。

    就算是這樣的情況之下,秦良玉還是要求大軍加快行軍的速度,路上不能夠耽誤時間。

    文坤、馬祥麟和王小二等人從高陽縣出發之后,幾乎是晝夜兼程,趕赴昌平州城。

    為了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抵達昌平州城,鄭勛睿給他們每個人都配備了三匹最好的戰馬,清一色的阿拉伯馬,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行軍的速度太快。文坤吃不消了。

    文坤不是鄭家軍的將士,在蘇州的時候,一直都是府衙里面的吏員。后來到了淮安,也是直接進入到了漕運總督府,再后來到淮安府衙,自始至終都是吏員和文官的身份,依照文坤這樣的身份,也是不需要加入到軍旅隊伍之中的,至于說鄭勛睿如何的安排,那是今后的事情,至少目前文坤尚未遭受過如此厲害的折磨。

    一天騎馬下來。文坤渾身如同散架一般,就算是被扶著到戰馬上面。也是無法動彈了。

    這讓馬祥麟和王小二等人束手無策。

    文坤也知道自身的能耐,他要求馬祥麟和王小二在前面走。自己在后面追,免得耽誤了時間,不能夠阻止白桿兵的行動,不過馬祥麟和王小二都不同意,特別是馬祥麟,他非常清楚母親的脾氣,若是他親自去勸阻,恐怕會遭遇到母親的怒罵,甚至不敢開口辯解,唯有代表鄭勛睿的文坤開口,母親的態度才會好一些的。

    王小二是典型的軍人,負責文坤和馬祥麟等人安全的,他不可能出面勸說秦良玉。

    眼見著時間要耽誤了,文坤咬牙要求眾人將他綁在馬背上。

    將文坤綁在馬背上之后,眾人總算是能夠出發了,不過行軍的過程之中,王小二發現速度不能夠太快了,否則文坤吃不消,硬撐著可能危及到生命。

    馬祥麟當然不會說什么,文坤本就是讀書人的體質,如此的堅持已經很不簡單了,總不能夠要求文坤舍命趕赴昌平州,那樣沒有任何的意義。

    一番商議之后,文坤果斷做出了決定,讓王小二陪在自己的身邊,讓部分的斥候跟隨馬祥麟快速趕赴昌平州,盡最大力量阻止白桿兵救援延慶州城。

    馬祥麟最終同意了,帶領部分的斥候,快馬加鞭的趕赴昌平州。

    馬祥麟離開之后,文坤的神色很是嚴肅,王小二看見文坤的神情,有些奇怪。

    “文大人,你是不是很擔心,覺得馬將軍此去沒有任何的效果?!?br />
    文坤微微搖頭。

    “我不是擔心馬將軍此去沒有效果,而是覺得馬將軍此去未必能夠趕上,其實我計算過時間,從京城送來情報之后,我們馬上出發,這里面已經耽誤了近一天的時間,秦將軍接到圣旨之后馬上出發,一天時間可以抵達昌平州城,京城距離昌平只有一百里地,依照秦將軍的性格,白桿兵恐怕不會有絲毫的耽誤?!?br />
    “那也應該來得及啊,只要我們不耽誤時間,迅速趕路,問題不是很大,昌平距離延慶還有一百多里地。。?!?br />
    “我所擔心的是后金韃子得知消息之后,不一定在延慶等候秦將軍和白桿兵,要是出現那樣的情況,那我們不管如何趕路都是來不及的?!?br />
    王小二稍稍思索了一下,臉色有些發白,后金韃子若是與白桿兵一樣,都朝著昌平的方向趕路,那的確不需要多長的時間。

    “不會吧,大人好像沒有說到這樣的可能啊?!?br />
    “大人專門給我說了,要是出現這樣的情況,那就是天意,誰都沒有辦法的,馬將軍此去,算是最快的速度了,若是能夠趕上是最好的,若是后金韃子真的朝著昌平方向而來,不管我們怎么努力,都沒有作用的?!?br />
    王小二沉默了,既然鄭勛睿早就有這樣的預計,那說明這樣的情況很有可能出現,只要是鄭勛睿預測到的情況,一般都是會出現的。

    馬祥麟心急如焚,拼命朝著昌平州的方向而去,他的感覺很不好,母親秦良玉的脾氣他是知道的,說一不二,若是皇上下了圣旨,就算是不惜性命也要辦到的。

    馬祥麟同樣沒有信心,就算是他在昌平州遇見了母親秦良玉,恐怕也無法阻止母親前去增援昌平州,文坤和王小二至少要耽誤半天左右的時間,若是母親不愿意等候,那一切都是白搭,馬祥麟所能夠做的,就是陪著母親前去廝殺。

    快要到昌平州城的時候,他身邊的斥候臉色出現了變化。

    馬祥麟頭腦里面全部都是心思,根本沒有注意到周遭的情形,就連漫天的大雪都沒有能夠阻止他的焦急,不過斥候的臉色他還是注意到了。

    停頓下來之后,他看著斥候。

    “馬將軍,情況有些不對?!?br />
    馬祥麟的身體微微搖晃了一下,鄭家軍的斥候有著不同一般的本事,能夠觀察到周圍的情形,能夠做出準確的判斷。

    “快說,你發現什么情況了,我怎么沒有注意到?!?br />
    “官道上的積雪很淺,夜里的雪是非常大的,官道上應該積雪不少,剛剛我注意過了,薄薄的一層,說明有大軍路過這里,剛才我仔細看了一下,的確有少量的馬蹄印,這些馬蹄印都是朝著京城方向而去的,也就是說這一路的大軍要么是從昌平州出發前往京城的,要么就是從延慶州的方向而來的?!?br />
    馬祥麟的身體開始顫抖,斥候的話語已經很清楚了,昌平州城之內不可能有軍隊,延慶州城方向倒是有大量的后金韃子,既然有軍隊朝著京城的方向而去,那只能夠說明是后金韃子朝著京城的方向而去的。

    后金韃子專門從延慶州城的方向趕過來,不可能是其他的事情,唯一的目標就是白桿兵。

    “那你能不能說說,這一路的大軍過去多長的時間了?!?br />
    斥候翻身下馬,在官道中間仔細看了一下,同時扒開了薄薄的積雪。

    “時間不長,最多半個時辰左右?!?br />
    說完這句話,斥候的臉色也有些發白了,他發現了官道上面不少大小不一的窩坑,這些窩坑意味著路過的大軍認識不少,而且基本都是騎兵。

    斥候站起身來,對著馬祥麟直接開口了。

    “馬將軍,屬下直言,我們恐怕是無法趕上去了,這一路大軍應該是后金韃子,而且人數眾多,我們人數太少,恐怕尚未通知到秦將軍,就可能被后金韃子包圍?!?br />
    馬祥麟豈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可到了這個時候,他是不可能躲避的。

    “我知道了,你們留下來等候文大人和王將軍,告誡他們一定要注意,后金韃子已經進入到昌平州,我想辦法找到白桿兵,你們不用擔心,我熟悉白桿兵,能夠找到他們,我不會跟著官道前行了?!?br />
    馬祥麟說完,打馬狂奔,他果然離開了官道,開始找尋小道,長期在大山之中生活,馬祥麟自信能夠找到一條捷徑,可惜他沒有想到過,一場大雪已經掩蓋了周圍的一切。

    三名斥候迅速跟上去,攔住了馬祥麟,任憑馬祥麟如何的發脾氣,他們都圍在左右,不讓馬祥麟離開。

    悲憤的馬祥麟,下馬嚎啕大哭。(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