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恐怖推理 > 明末傳奇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自負的本錢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明末傳奇最新章節!

    鄭芝龍自視甚高,雖然崇禎元年就投降了大明朝廷,不過他一直都沒有離開過福建,其大本營和基地全部都在福建,期間被敕封為都督同知的時候,曾經到過京城,也不愿意結交什么朝廷的官員,這一切都是因為鄭芝龍有著非同一般的實力。

    海盜出身的鄭芝龍,經歷頗為曲折,長時間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內心早就有了不一般的價值觀,不要說大明朝廷的內閣,就算是皇上,在鄭芝龍的內心也沒有太多的地位,一直以來,鄭芝龍都是將自身和家人放在最為重要的位置之上的。

    與福建諸多的官員接觸之后,鄭芝龍對讀書人的看法也有些不屑,看看那些死命效忠皇上和朝廷的官員,竟然連家人朋友都不顧及了,還有什么意思。

    因為自身的實力雄厚,家財萬貫,鄭芝龍一般不大關心外界的情況,特別是在北方陷入到大亂的情形之中后,鄭芝龍更是加緊擴充自身的力量,在他看來,不管誰當皇帝,他都要擁有足夠的力量,如此不僅能夠自保,還能夠讓新上任的皇帝不敢小視。

    接到了湘王、太子太師、文淵閣大學士、南京兵部尚書鄭勛睿的來信之后,鄭芝龍有些好奇,他對鄭家軍的情況略有耳聞,畢竟朝廷的邸報之中多次提到鄭家軍,甚至直接點明了鄭家軍的強悍,不過鄭芝龍的看法與其他的官員不一樣,他曾經和朝廷大軍多年作戰,深知朝廷之中的某些官員,最擅長的就是夸大作戰的成績,鄭家軍才成立多長的時間,怎么可能取得那么多勝利?;蛐碚飫錈婢陀鋅浯蟮某煞?。

    鄭芝龍有值得自負的地方,當年做海盜的時候,打的朝廷軍隊根本不敢出海。完全掌控了海上的貿易,歸順朝廷之后。馬上收拾了荷蘭東印度公司,要知道東印度公司的力量也不一般,讓朝廷無可奈何,甚至與其私下里講和。

    最令鄭芝龍得意的還是打敗了劉香,劉香曾經與鄭芝龍稱兄道弟,同樣是海上力量強悍的海盜,鄭芝龍歸順了朝廷,劉香不服氣。將其勢力拉到廣東,繼續從事海盜的勾當,攪得朝廷不得安寧,鄭芝龍臨危受命,剿滅劉香,僅僅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徹底摧毀了劉香的力量,迫使劉香引火*。

    要說鄭芝龍不管是做海盜的時候,還是歸順朝廷之后,所有的戰斗都是大獲全勝的。甚至在劉香與荷蘭東印度公司聯合起來的時候,也打敗了對手。

    所以鄭芝龍對鄭勛睿的來信絲毫不在乎,甚至沒有放在心上。

    鄭芝龍身邊亦有謀士。但他甚至沒有將鄭勛睿的來信給謀士看一看。

    鄭芝龍身邊的謀士,說起來就是裝扮門面所用的,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鄭芝龍真正最為信任的人只有家人,包括他的弟弟

    鄭芝龍最大的失誤就是沒有派遣人員去了解鄭家軍的情況,也沒有特別關注鄭家軍的動靜,這得源于他的自負,這種自負在很多時間幫助過其作戰取得勝利,讓其能夠在最為關鍵的時刻果斷做出決定。多年過去,依靠這種自負。鄭芝龍獲取到了巨大的利益,可惜這一次的自負?;崠詞裁囪慕峋?,是鄭芝龍萬萬想不到的。

    鄭芝龍平常都是駐扎在泉州,或者是永寧衛和鎮海衛等地方的,他一般不會到福州去,骨子里面,鄭芝龍根本不放心他人,多年的海盜生涯,已經讓他養成了懷疑的習慣,除開面對家人的時候,他才能夠完全的放松,其余時候都是充滿警惕的。

    鄭芝龍最為信任的人,幾乎都是家人,他在家中是老大,下面有三個弟弟,二弟鄭芝虎最受鄭芝龍信任,可惜在崇禎八年剿滅劉香的時候戰死,當時得到消息的鄭芝龍昏厥了過去,自認為失去了最為有力的助手,這不僅是他個人的損失,也是鄭家的損失。

    三弟鄭鴻逵崇禎十三年考中了武舉人,留在了京城出任錦衣衛都指揮使,鄭鴻逵有能力,能文能武,鄭芝龍有什么事情都會征詢其意見。

    四弟鄭芝豹,國子監太學生,同樣有學識,指揮作戰方面也有一套,且一直都在鄭芝龍的身邊,最得鄭芝龍信任,重大的事情鄭芝龍都與其商議。

    鄭芝龍有七個兒子,大兒子鄭森,崇禎十一年考中秀才,頗有學識,且對指揮作戰很有興趣,最為鄭芝龍看重,被視為家族的接班人,鄭森已經二十歲,平日里也頗有決斷,鄭芝龍很多事情都與其商議,且聽從其提出的意見建議。

    次子田川七左衛門,三子鄭渡,四子鄭恩,五子鄭蔭,六子鄭襲,七子鄭世默,年紀都不是很大,次子田川七左衛門在日本長大,后來才跟隨來到福建,其余幾個兒子基本都是在福建。

    有了家人的支持,鄭芝龍對外界就只有那么在乎了,盡管他的麾下有不少的謀士,可這些謀士根本不能夠進言,所有重大的決定,鄭芝龍都是與家人商議,從來不要謀士參與。

    奇怪的是,鄭勛睿寫來的信函,鄭芝龍自始至終都是保密,沒有提及,其實三弟鄭鴻逵也從京城寫來了信函,提醒鄭芝龍注意鄭家軍,畢竟鄭家軍的強悍,鄭鴻逵還是知道一些的,雖說崇禎十三年才到京城去,可聽到的太多了。

    鄭芝龍力量的強悍,還在于其用雄厚的財力組建了二十余萬的大軍,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水師,盡管鄭芝龍的家鄉在南安縣,不過其將府邸建在了晉江的安海鎮,這里緊靠著大海,是鄭芝龍擁兵自守的軍事據點和海上貿易基地,經過這么多年的打造,安海鎮已經固若金湯,讓鄭芝龍自豪和放心。

    鄭芝龍歸順大明朝廷的恩人是熊文燦,崇禎元年的時候,熊文燦是福建巡撫,采取了招安的方式讓鄭芝龍歸順了朝廷,這也是熊文燦最大的功勞之一,以至于后來得到朝廷的注意,出任了五省總督。

    熊文燦已經歸順鄭勛睿,目前出任南京戶部左侍郎,協助徐望華做事情。

    其實鄭芝龍只要稍微清醒一些,注意一下周遭的局勢,不顯得那么的自負,是肯定能夠注意到鄭勛睿和鄭家軍的,也能夠感受到南京的情形不一樣。

    鄭芝龍的確是富可敵國,但這種富裕沒有表現在老百姓的身上,福建的老百姓還是比較貧困的,這也難怪,海上貿易被鄭芝龍完全掌控,就算是福建的老百姓想著從海上貿易之中的到好處,也要給鄭芝龍繳納不菲的錢財,除非是那些大商賈,尋常的百姓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的好處。

    鄭芝龍信奉的都是實用主義的理念,他也會關心晉江的百姓,時常給與周圍百姓很多的好處,但他不會關心整個福建的百姓,在他看來,晉江、南安以及安海鎮才是他需要關注的地方,至于福建的其他地方,那是巡撫衙門以及三司的事情,與他沒有絲毫的關系。

    也正是因為之中理念,盡管說鄭芝龍在福建的名氣很大,幾乎到了家喻戶曉的地步,但其力量沒有滲透到福建全省,僅僅是在泉州所屬的晉江和南安等地,換句話說,福建省內發生了什么事情,鄭芝龍不一定在第一時間之內知曉。

    這是鄭芝龍的悲哀,也是鄭芝龍的必然,鄭芝龍海盜出身,既然信奉了實用主義,則是對自身有利的事情就去做,對自身沒有絲毫利益的事情就不會做。

    鄭芝龍也有聰明的地方,那就是耗費錢財打通京城的關系,看不看得起京城里面的官員是一回事情,但是不是打通關系是另外的一回事情,鄭芝龍的實用主義,自然要想到家人,想到家族的壯大,三弟鄭鴻逵以武舉人的身份出任錦衣衛都指揮使,這里面就有鄭芝龍的功勞,至于說四弟鄭芝豹,已經是國子監的太學生,要不是考慮到京城的局勢太亂,鄭芝龍也會給其在京城謀一個官職。

    鄭芝龍的希望還是寄托在幾個兒子的身上,剛剛二十歲的大兒子鄭森已經是秀才,接下來就要參加鄉試,考中舉人之后參加會試,到了那個時候,關系就很重要了,只要打通了京城里面的關系,鄭森肯定有一個好的前途。

    鄭芝龍自身是海盜出身,他迫切的希望后代能夠改變身份,以讀書人的面目出現在朝廷之中,如此家族就能夠長時間的維系和興旺下去,哪怕他鄭芝龍離去了。

    從這個方面來看,鄭芝龍非常的聰明,做什么事情都想的很遠,都是為了達到特定的目的,包括結交京城里面的諸多關系。

    一般情況下,鄭芝龍都是駐扎在泉州安海鎮的,每月都會回到南安縣去看看,除非有特殊的情況才會離開,或者到泉州府城去,或者到福州府城,再次就是鄭芝龍時常到永寧衛、鎮海衛和平海衛幾個重要的衛所去看看,這些地方都是水師駐扎的地方。

    在接到了鄭勛睿的信函之后,鄭芝龍忽然來了興致,他要到福寧州的沿海去看看,在他看來,鄭家軍就算是真的準備進入到福建,也是從福寧州前來的。

    鄭芝龍想著去探一探虛實。(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