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穿越李氏齊妃最新章節!

    時間過的不緊不慢,栩桐不過是妾侍,沒有資格享受那西洋掛鐘,所以一向看不懂天色的栩桐并不知道現在已經是什么時辰了,她只是乖巧的坐著縫衣裳,不時的給四阿哥添添水,撥撥碳。

    兩個人一時之間相對無語,卻也倒是還算溫馨平靜。

    “李氏?!?br />
    栩桐并沒有放下手中的針線,只是抬了頭,有些疑惑的望著歪在榻上的四阿哥。

    她很少能看見這樣的四阿哥,自她跟了四阿哥的時候,佟佳氏已經病重了,四阿哥快速的成長,早就沒了孩童的天真。四阿哥極講究規矩,刻板又嚴肅。

    他不曾這樣懶散的歪著,他也從來不曾如此對待手中的圣賢書,甚至,在他看書的時候,極少用點心,也很少跟她說話。

    “是,爺。爺,可有什么吩咐?”

    四阿哥穿著一身兒十分簡單的蒼藍色的家常衣裳,因為剛洗過頭發,所以發辮編的有些松散,因為有些背光,面兒上的表情讓栩桐一時看不清楚。

    “李氏,你說,爺是那喜怒不定的人嗎?”

    栩桐的面上雖然沒有多大的反應,可是心里卻是沉了沉,四阿哥問她這句話,卻是不好答。而且,他不該這么問她的,四阿哥向來不是如此不謹慎的人,因為佟佳皇后的去世,他越發的處事周全了。

    她雖然是她的妾侍,可是這人不是從來不曾相信人的嗎?怎么能如此問呢?

    “爺?”

    “無事,但說無妨,爺聽著呢?!?br />
    四阿哥甚至連看都沒看栩桐,只在她低下頭去的時候有了一瞬間的停頓,緊接著就恢復了平靜,面兒上一派的云淡風輕。

    其實皇阿瑪說他‘喜怒不定’,他也是認的。因為那時候的他還小,不懂得這是個人吃人的骯臟的地方,他還太過天真,又有人寵著,就更是上躥下跳的不知輕重。

    皇阿瑪喜歡他,雖然不像看重太子二哥那樣看重他,可是他也是皇阿瑪一手教導出來的,小的時候也是‘阿瑪’‘阿瑪’的叫個不停的。

    只是這人走茶涼,他又不得親生額娘的喜歡,宮里的人向來都是捧高踩低的,這不過是半年的時間,他已經更加深切的認識到了世態炎涼,即使他手里還有額娘留下來的人,他心中也有些成算,可是還是屢屢失手,遭人暗算。

    “婢妾不知道爺是不是喜怒不定,婢妾只知道爺是婢妾的天,是婢妾的依靠,婢妾只愿爺開心才好,只要爺好好兒的,婢妾就別無所求了?!?br />
    等了半天也不見四阿哥有什么回應,栩桐抬了頭,細細的查看四阿哥的臉色。其實她并不怎么懼怕他,雖然她必須要依附他才能生存。

    這個人重規矩,只要不惹到他的底線,一切都好說。而栩桐最是乖巧,又怎么可能去主動招惹他呢?所以兩個人相處起來,倒也平靜。

    “爺?”

    “恩?!?br />
    栩桐不知道四阿哥對于她如此避重就輕的回答是不是不滿,也猜不透這個不過十歲出頭的皇阿哥的心思,而四阿哥也不是一個會向她解釋的人,甚至連看她一眼的心思都沒有,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兒,也就撂開了。

    栩桐靜靜的站在竹心院的門前,默默的看著四阿哥的身影漸行漸遠。

    四阿哥到她的屋子里來的時候是上午,一共在這里呆了一個多時辰,現在也不過剛剛下午,即使是日頭短的冬天,天色也還明亮。

    好像四阿哥已經好就不曾在她的屋子里歇息了,栩桐皺了皺眉,有些不爽。不是因為她想他,也不是因為她上趕著找虐,實在是這并不是個好現象,要不是四阿哥還經?;岬剿奈葑永錮醋?,她都要以為她自己失寵了呢。

    “主子,爺去了宋格格的宋園?!?br />
    聽著倩兮的話,栩桐習字的手微微的頓了頓,心頭隱約的知道了幾分。這會兒四阿哥的處境太艱難了,他需要德妃的照顧和寵愛啊。

    一個已經成了親,不再去上學的皇阿哥,又因為年紀小,還不能領正經差事,要是沒了額娘的提拔,就連想見見自家皇阿瑪都難了吧?!

    只是現在她可沒心思去管四阿哥的處境,她自己的處境都要不妙了。她前兒聽烏喇那拉氏的口風,好像是德妃要給四阿哥兩個伺候的人來著。

    這大宅院里,特別是跟皇家扯上了關系,向來都是只聞新人笑,不聞舊人哭的,她可不想這么不明不白的失了寵,她還沒個孩子呢。

    “主子?”

    不同于盼兮早在來竹心院之前就成了四阿哥的心腹,倩兮卻是真心實意的為栩桐和四阿哥的關系著想的,畢竟,若是栩桐不得勢了,她也得跟著遭殃,這會兒她雖然還沒想好要不要爬床,可是這并不妨礙倩兮看重栩桐跟四阿哥的關系。

    栩桐把寫壞了的一張字揉成了一團,扔到了角落里的小竹簍里,看了一眼有些急切的倩兮。

    倩兮向來聰慧,也心思敏捷,這會兒肯定也想到了她現今的處境不太好,可是她現在不能輕舉妄動,既然四阿哥還不打算讓她失寵,她就不能上躥下跳的蹦跶,不然,現今狀況不太好的四四同學很可能會遷怒。

    “今兒晚上咱們就喝山藥薏米粥吧,我都吩咐范婆子熬上了,到時候熬的糯糯的,你們也嘗嘗?!?br />
    栩桐扶著盼兮的手站了起來,在小書房里走來走去的活動活動腿腳兒,這會兒外面的天氣冷的跟下刀子似的,栩桐這樣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是怎么也受不了,恨不能鉆在被窩里,天天不起床了。

    而倩兮卻是仔仔細細的把她用過的筆墨洗干凈,書紙也好好的收了起來,就連她寫壞了揉成一團的字也一張不差的收好了,到時候該銷毀銷毀,該滅跡滅跡,反正不能傳出去,影響她的閨譽。

    “主子?您,主子,您不該這樣。那宋格格一沒您的才華,二沒您的相貌,甚至就連家世也是不如您的,憑什么就能得了爺的看重?現在還是孝期呢?!?br />
    盼兮性子爽利,這并不因為她特工的身份而有所改變。一個人的本性,就是最好的掩飾色。所以盼兮想也沒想的就開了口,雖然她敬重主子爺,可是她卻極其不喜宋格格,那宋格格哪能比得上李格格的一根手指頭?!

    在盼兮眼里,自家的主子爺最重要,只要是對自家的主子爺有好處的,她都十分重視。

    只是一個丫頭,又是個放在妾侍身邊的丫頭,又怎么會知道四阿哥如今心里的想法呢?所以這丫頭就以為李格格比宋格格強些,雖然不知道還有沒有更好的,可是矬子里面拔將軍,李格格終究是順眼些。

    “你這丫頭,什么話也敢往外說。宋姐姐再不濟,也是半個主子,而你是奴才,有你這么說主子的嗎?古嬤嬤,罰這個永遠不長記性的丫頭兩個月的月錢?!?br />
    現如今她身邊的人里面古嬤嬤是佟佳皇后的人,梁婆子能跟烏喇那拉氏那邊的人說上話兒,而小安子,不知道是德妃的人,還是宋氏的人,或者是別人派的來?至于剩下的倩兮,盼兮,和范婆子,就不知道這里面誰是誰的人了。

    現如今這屋子里古嬤嬤,倩兮和盼兮都在,她卻是不好分析分析這四阿哥面對的這尷尬局面,畢竟古嬤嬤算得上是佟佳皇后的死忠粉兒,要是讓她知道了,四阿哥有判出佟佳氏一族的想法,還不知道要生什么幺蛾子呢。

    可是這四阿哥自始自終都沒記到佟佳氏名下,人還就里里外外的都是德妃的兒子,古嬤嬤就是再是死忠粉兒,狂熱粉兒也沒用,兒子孝敬額娘,多天經地義啊。

    “主子~您可別啊,主子~奴婢靠著這月錢活著呢?!?br />
    說實話,盼兮還真不缺這兩個月錢,她們做奴才的,還是皇子身邊的格格院子里的奴才,又不過是個二等,哪有什么像樣的月錢?不過是應個景兒罷了。

    她們靠的都是主子的賞賜,栩桐手里可是有錢,打賞又大方,手底下的人可真看不上這幾個月錢,再加上盼兮又沒了可以給錢的族人家人,就更是不上心了,這會兒也不過是逗逗趣兒,擠眉弄眼的,好不容易擠出了兩滴淚來,搞笑的不行。

    “嬤嬤聽聽,你們都快聽聽,這丫頭說什么了?說她靠著這月錢活著呢。這個死丫頭,咱們院子里是少了你吃,還是少了你穿了?不過是罰了你兩個月錢,就哭天抹淚兒的,感情兒還委屈上了?!?br />
    栩桐本來靠著盼兮來,就是說罰她月錢的時候也沒松開她的手,整個人倒有大半個身子歪在盼兮的身上,這會兒看著盼兮搞笑,就更是整個兒歪到了盼兮的身上,笑個不停。

    “主子,那咱們就只給盼兮丫頭月錢吧,讓她指著這幾個月錢過活吧?”

    古嬤嬤看著栩桐高興,也難得的湊趣兒,這老嬤嬤可是自佟佳皇后走了,就跟她們有了隔閡,看著她們一個個的都不像老實的樣子,恨不能揪點兒差錯兒出來,這會兒這樣給面子,不但倩兮和盼兮,就連栩桐都有了幾分受寵若驚。

    “還是嬤嬤見多識廣,只這么一個小點子,就夠盼兮這鬼丫頭受的?!?br />
    “行,就這么定了,咱們也別罰她月錢,只是都不準給她東西,一點兒額外的賞賜也不能讓她得啊?!?br />
    古嬤嬤眼神兒閃了閃,雖然不再湊趣兒,卻也不曾打斷她們,倒是有了幾分原來的樣子。

    古嬤嬤心中也是一陣的后怕,要不是前兒她的老姐姐提醒,她差點兒犯了錯誤,既然皇后主子去了,她就更不能暴露出來,要幫皇后主子看住了這條線兒,她可不能讓這李格格起了疑

    作者有話要說:咳,現在是凌晨三點零六分~好不容易才碼出來的,困得不行了,可能會有些錯字之類的,明天會再修正的~

    見諒哈~要是哪里不對,也歡迎指出來,明兒再改哈~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