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穿越李氏齊妃最新章節!

    皇子是個高危職業。雖然都說是高風險,高收益,但是只是塞外之行,四爺就三次涉險,這次還染上了讓人聞之色變的時疫。

    在現代,疫癥已經很少發生,但是突然爆發一次,也不是生挨就能挨過去的。

    “竟然真是……時疫?!蔽誒搶舷瓤絲?,她不該站在這里的,作為正妻嫡福晉,她并沒有多少需要避諱的地方,如今她最該呆的地方是營帳里,四爺的病床前。

    圍在營帳外的女子們不約而同的都退后了一步,卻顯出了栩桐來,“李氏,好好照顧爺?!?br />
    在場的女子中,除了烏拉那拉氏,李氏栩桐位份最高,雖說已不像年輕時那樣得寵,可是說起伺候爺,卻是最有心得,她是跟在爺身邊的老人兒了,最得爺的心。

    “謹遵福晉吩咐?!崩釷翔蟯┳勻恢牢誒搶系囊饉?,烏拉那拉氏是不可能在這里長時間伺候四爺的,京城里的雍親王府需要名正言順的主人,而四爺的身邊兒,也需要正經拿得出手的妻子。

    “小李氏,那氏?!蔽誒搶嫌值懔肆餃?,卻連囑咐一句也沒有。

    兩人抖得鵪鶉似得,卻不敢說一個“不”字兒,只能哆哆嗦嗦的站到了栩桐的身后,皇上就在里面,四爺也在里面。

    李氏栩桐在一圈人的見證下,掀開了營帳的簾子。只這么一個小小的動作,連烏拉那拉氏在內,所有人都又往后退了幾步。

    “爺,我會陪著你的?!?br />
    想著剛剛在外帳,康熙爺罕見的親自接待了李氏栩桐這個側福晉,“兒媳李氏見過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br />
    “奴婢見過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br />
    “奴婢見過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br />
    “抬起頭來?!笨滴醯納艫?,好似剛剛面對太醫時那個幾近暈倒的人并不存在。

    栩桐穿了一件兒色彩濃重的蒙古禮服,長長的青絲扎成了一個個的小辮子,各色的小珠子垂落在臉頰旁,戴著一頂尖尖的帽子,張揚而又厚重。

    而哆哆嗦嗦的縮在栩桐身后的兩人,康熙爺并不滿意,連帶著對選出了這兩人的烏拉那拉氏,也有些幾分不喜。

    “好好照顧老四,若是照顧的不好,你們也就不用回來了?!?br />
    栩桐沒有回答,只是重新俯下身,緩緩的磕了一個頭??醋盆蟯┟淮鴰?,兩人自然是也只磕了個頭。

    康熙爺身子貴重,君子不立危墻之下,自然不會在營帳里多呆,即使里面躺著的是他的親子。

    “兒媳恭送皇上?!辮蟯┎⒚揮釁鶘?,仍舊跪在地上,聲音不高不低,像是并不知道緊張。

    康熙爺停下了腳步,沒有回頭,“叫朕皇阿瑪吧?!?br />
    “兒媳恭送皇阿瑪,皇阿瑪萬安?!辮蟯┑納羧允敲揮釁鴟?,對著已經離開了營帳的康熙爺磕了一個頭。

    “怎么是你來?”對著這個面色平靜的說著“我會陪著你?!鋇娜?,四爺有些意外。

    而站在栩桐身后的那兩人,四爺直接忽視了,小李氏是因為仍舊戰戰兢兢得了四爺的不喜,安氏卻是因為沉默不語沒得到四爺的看重。

    栩桐也不行禮,直接坐在了四爺的床榻邊兒上,從冰水盆里投了投帕子,又重新被四爺敷到了腦門兒上,“怎么不是我來?或者你想來的是你的妻?還是你的妾?你的上不得臺面的通房丫頭?”

    四爺被冷冷的冰水激的呲了呲牙,“會不會伺候啊你?!?br />
    “什么你啊我啊的,爺應該板著臉,睨著眼,冷冷的說,‘會不會伺候啊,李氏?!?,這才像話?!辮蟯┯執硬韜锏沽吮杷?,先自己喝了一口,才喂給四爺,她百毒不侵。

    四爺嫌棄的看了栩桐一眼,還是被栩桐服侍著喝下了半盞茶,正要說話,就被堵了回去,“爺,您這身子好之前,這是最后一次喝茶水了,以后還是喝白水的好,什么也不如白水潔凈?!?br />
    “你……!”四爺本就通紅的臉,這么一氣,更是像是熟透了的蝦子,看的栩桐一陣的樂。

    “叫‘李氏’?!?br />
    “……”

    折騰了好一會兒,四爺終于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昨兒個還活蹦亂跳的,不過是半天兒的功夫,就躺在了這里,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禍害!

    “側福晉,您泡個澡,換身衣裳吧?!幣蛭囊傷蘋忌狹聳幣?,這一大片的地方都被圍了起來,伺候的人也少了,院子可空曠了,一時之間,只覺得整個天地都安靜了,栩桐這邊,倒是柳兒領著兩個小丫頭跟進來了。

    “你們平時只呆在這個院子里,院子里有井,吃的我也會讓個專門的婆子送進來,不準往前面的院子里去?!辮蟯┎⒉凰拊謁囊撓世?,她有自己的小院子,要不是四爺染了時疫之后不宜移動吹風,四爺也會被挪到小院子里,主子們住在營帳里,并不代表這里沒有一個個的小院子。

    “主子您就放寬心吧,奴婢們知道怎么照顧自己的,倒是主子您,您可要好好照顧自己,一定不能讓自己累倒了,這里,人人都還指著主子您呢?!繃槐咚藕蜃盆蟯┛硪?,一邊絮叨。

    她已經打聽過來,以后四爺清醒的時間會越來越短,熬不熬得過去也不敢下定論,雖說皇上關照著爺,福晉也遣人送了上好的份例,只是柳兒不傻,這被圍起來的四方天里,所有人都只能指著主子,主子就是主心骨兒,若是主心骨兒倒了,她們也就都散了……

    栩桐大笑,“放心吧,小管家婆?!?br />
    其實栩桐并不害怕時疫,時疫是一種傳染病,是一種病毒,她身子骨兒強健,又經過花花的調理,染上時疫的幾率極小,更別說她還可以經常到桐花空間里去,就算是萬分不幸,她染上了,她也堅信自己會挺過去的,她無懼艱難。

    “主子!”柳兒跺了跺腳,羞紅了臉,她這樣小的年紀,可聽不得這樣的話。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四爺的病癥一天一天的加重,可偏偏,康熙爺的御駕,要啟程回京了……

    “爺,難受就吐出來,為什么非要硬憋著,妾是外人嗎?爺如何就不能痛痛快快的?!辮蟯┌氡ё潘囊?,看著四爺嘴角處不時溢出的嘔吐物,有些無奈,“爺,吐出來吧,吐出來……”

    “你,你,你,……呀,愛新覺羅胤禛!”

    “嘔,嘔,嘔——”隨著栩桐一陣氣急,四爺終于沒忍住,“哇——”的一聲兒,吐了自己和栩桐一身……

    四爺已是半迷糊的狀態,卻還是被這酸臭的味道熏得反胃,“嘔,嘔——,嘔——”

    這次吐上來的,全是胃里的酸水,這味道一出,就連栩桐都有些受不住,可是感覺到了懷中人的緊繃,栩桐還是壓下了已經頂到了胃口兒的惡心,“這不就好了嘛,我是你的側福晉,榮辱與共,又有什么害羞的?!?br />
    說著,親自替四爺擦干凈了臉,又給他換了衣裳,看著他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這才喊了人進來看著,自己回了已經好幾天沒回去的小院子,“主子?主子!主子,您這是……”

    驚訝過后就是心疼,柳兒只覺得心都要碎了,主子什么時候這么狼狽過,可如今,主子像是從糞坑里爬出來的,整個人都臭了!

    “別以為你主子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趕緊的,我要洗澡,再給我換身衣裳,要沒熏香的?!辮蟯┮膊荒?,看著柳兒離著她站的遠遠的,促狹的往柳兒跟前更近了近,“主子!”

    別看只是個丫頭,也是富裕人家出身,柳兒這丫頭,最是潔癖,與晨星比起來,也不逞多讓呢。

    “爺,皇阿瑪他們出發了?!笨贍蓯且蛭鋁艘淮?,又睡了一覺,四爺這次清醒的時間長了些,栩桐在他身側做了一會兒針線,沒話找話的開了口,“福晉和孩子們也回去了?!?br />
    小李氏被四爺呵斥的再不敢露頭,而進了這里就做好了心理準備的安氏卻是運道不好,剛進來兩日就因為發熱被隔離了,聽說,如今已經確診了,染上了時疫無疑。

    “爺,皇阿瑪他們出發了?!彼囊鱟帕街緩鄺銦畹難壑樽硬凰禱?,驚了抬頭看他的栩桐好一跳,“干什么你,眼睛睜這么大,還一直不說話,很嚇人好不好?”栩桐吮了吮被繡花針扎了的手指頭,“看看,都扎破了?!?br />
    四爺眼珠子轉了轉,視線投到了栩桐滲出了小血珠的指頭上,“疼嗎?”

    “什么?”栩桐覺得她有些跟不上四爺的節奏。

    “手指頭?!彼囊宰踴盥緦?,直接握住了栩桐的手,“手指頭被針扎了,不疼嗎?”

    栩桐抽了抽手,發現抽不動也就任由四爺拉著,“很疼,等回了京,爺要給我一牛車的珍玩?!?br />
    “為什么是一牛車?”

    栩桐歪了歪頭,努力的回想著在她還算幸福的那五歲的時候,媽媽是怎么說的來,“當初在家里時,我娘親曾說要給我一牛車的嫁妝,一牛車的嫁妝可是地主家嫁閨女的規格??墑嗆罄唇斯?,跟了爺,嫁妝換成了輕飄飄的銀票,我卻沒了嫁妝?!?br />
    “……好?!筆只沒脘續.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