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歷史軍事 > 原始為王 > 第十五章林村報復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原始為王最新章節!

    原本正準備喂那些暈倒原始人的吳良在看見那幾只猛獸的瞬間,幾乎就寒毛炸起。

    這幾只野獸像極了那些存在于神話傳說中的如麒麟或者饕餮的模樣,丑陋兇惡獠牙伸出。

    這還不算完,在這些猛獸沖進部落的時候只見無數的殘肢斷臂和肢體就被拋進部落之中。

    如同下了一場血肉之雨。

    那些進入的猛獸在這相當于喂食下的血肉之雨中,幾乎很快的吃完這些拋落的尸體。

    吳良在看到這些腦中便閃現出“誘殺”。

    很明顯這是一場引誘這些猛獸襲擊木村的陰謀。

    即然是陰謀那肯定是有人搞出的。

    木村最大的仇家便是林村,想到這個林村,吳良通過那些祭師留言知道在他昏迷后原本的木村祭師便在死前安排把林村的祭師送回林村并讓林村的原始人來木村把那些死去的林村原始人抬回了林村。

    原本吳良醒來由于饑餓和發生有人暈倒這事便忘了林村這事。

    猜測是人為吳良就急忙觀察部落四周。

    或許是這些人本來就沒有隱藏的打算,吳良很容易的就發現了部落外有人。

    通過那些柵欄的縫隙很明顯看到此刻部落的外圍圍著很多的原始人,這些原始人與以前見過的所有原始人打扮都不相同。

    這些原始人下身都圍著草皮裙,手中拿的則是手頭做的工具。

    很明顯這些原始人比木村的原始人厲害和進化無數倍。

    看到這一幕,吳良大驚失色,這些人明顯不是林村之人,同時以前他自以為是來到人類剛使用火還不會使用工具的原始時代,現在看來不是。

    隨著幾聲獸吼!

    吳良沒心思思考這到底是哪個鬼時代!更沒心思猜的這來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因為一個迫在眉睫的?;夢飭疾揮傻么蚱鶚志?。

    那些吃過殘肢斷臂血肉的猛獸吃完幾乎只能塞牙縫的食物后眼睛開始變得發綠。

    這些猛獸不停的蹶著蹄子咆哮,不停的打轉!或許是因為吳良身邊的大火,這些猛獸并沒有攻擊。

    吳良沒有猶豫的下命令讓部落僅存的所有人抬著暈倒的人進入木棚中!

    準備用木材阻擋!

    木棚外吳良沒動的看著那眼神翻綠的野獸,這些野獸一看就是吃人肉長大的,似乎還是被人馴養。

    外面那些圍著部落的原始人并沒有進入部落,也沒什么動作只是靜靜的站著。

    等所有人都進入木棚,吳良則讓那些已經進入身后木棚,此刻無比膽寒,滿臉恐懼的原始人立即清理木棚里面那原本放木材而挖的深坑。

    吳良做的則是把那些打來的獵物無比心疼的不停向這些也不知道什么名稱的野獸扔出,并適時的加大火,并慢慢的擴大火的范圍。

    此時部落最外圍!

    一個長得極像猿猴光著屁股的原始人對著一個頭上戴著鳥毛長的兇神惡煞模樣身上披著獸皮的男人道:“大祭司,謝謝你替林村報仇,在此林村無比感謝你!”說著便跪倒在此人的腳下,舔這兇神惡煞男人的腳趾。

    戴著鳥毛長的兇神惡煞的男人手拿一根不知名的長獸骨,獸骨上鑲嵌一個大鉆石,跟拳頭那樣大散發著光輝,刺得人睜不開眼。

    在男人身后則站立著三位魁梧滿臉猙獰穿著皮裙的男人,三人各手執一把人造的石矛,矛頭也不知什么做成上面泛著黑光,可能由于殺生太多,這些矛上都是血跡斑斑。

    三人像衛護一樣守著前面站立的男人。

    這位魁梧男人正是森部落的大祭司名“戰”。

    戰低目看了看那正奮力舔他腳趾的光屁股林村原始人,眼神露出不屑,隨即就對這原始人踢了一腳。

    然后看著眼前這個小的可憐的部落。

    戰眼神有些玩味了,原本這個林村新上任的祭師跑到他面前告狀祭師被小部落殺死時,戰真的很憤怒,林村可是他?;さ?。

    但看著眼下的一幕,雖然這家伙極力說過滅他林村的是個小部落,但戰豈會相信還是以為能滅林村那樣的怎么說實力和人數也不少吧!

    沒想到還真他媽是個小的不能再小的部落,對于木村他還真沒聽過。

    其實不能怪木村不出名,實在是出名那時很久以前的事。

    “就是這個木村讓你們林村幾乎滅村,甚至祭師也死在這?”戰越看越覺得可笑,眼前的部落村子小的一眼能看過來,就這樣的村子竟然滅了林村的精銳。

    這他娘的放基紐拐彎屁!

    “是的,大祭司,就是這木村,我林村祭師得知木村得到了幺完便率族人來討要,沒想到木村不但不給還殺死討要的所有人更包括我們林村祭師。而且在送還族人尸體時說,大部落都是屎,這不但是辱罵我林村,更是罵你呀!你要給我們做主呀!”這個林村原始人被踹倒后立即又跪好道,說著說著又開始**趾。

    “你們林村到底有多屎?”戰越看越感覺不信。不過戰知道給林村幾個膽也不敢騙他。

    “難道這是真的?”戰有些好奇,就是這么個巴掌大的村子竟然讓率精銳而來的林村全滅,說出去也不會有人信。

    “你再給我講一遍,事情的經過!”戰思考了一會道。

    正**趾在興頭的林村原始人停下動作就把他知道的又講了一遍。

    “大祭司,我知道也就是這些,實在是當時來木村的都死了,尤其祭師死的很慘,七竅流血全身沒一處好的,肯定是被活活虐死,不過聽那些送尸體說這是他們的雄鷹做的?!?br />
    “雄鷹?”再聽一遍越聽戰越極為不屑道,他明顯能聽出這林村原始人話中的夸大。

    一個小部落竟然就把你林村祭師和精銳弄死,還不是因為你們林村太屎。

    戰不準備追究這中間怎么回事,作為這片區域的主,無論為什么林村祭師會死在這,這都不是最主要的。

    在戰看來,最主要的是這小小木村竟然敢反抗大部落,這是要反天嗎?

    最古老的部落的條約呢?

    如果讓那些大部落知道他的勢力范圍竟然有小部落反抗大部落還不嘲笑他無能如屎。

    戰又仔細看了看這個部落,越想越氣道:“下命令,這個部落的人全部喂野獸,然后全部燒光?!?br />
    “謝大祭司!”那林村原始人當即又開始**趾了。

    戰的命令一下有人立即傳到前方。

    前方的人隨即一聲獸吼。

    于是那些原本不停咆哮的野獸開始向吳良等眾人緩緩圍去,每個野獸都是猙獰兇惡,那嘴中臭氣隔著很遠也能聞到。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