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恐怖推理 > 殺鬼箓 > 第十一章 索命鬼.男傷悟千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殺鬼箓最新章節!

    空氣中夾著一絲尷尬的冷風,王雪玲用手慌忙遮住自己的裙角,羞紅著臉。

    “給老娘轉過身去!”

    我應聲照做,心里暗笑。

    不是你答應要給我看點狠的嘛?怎么看了一半又不讓人看了?真吊人胃口。

    還別說,這個叫王雪玲的姑娘“變身”后,和原先判若兩人。想必這是地仙虎宗的某種武法吧.......

    道經的一些篇章中有過這樣一場對話:

    鐘離權祖師對呂純陽說:“修煉道法有三種成就:小成,中成,大成。成仙者,有五種: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br />
    純陽祖師不解,又問:“所謂地仙又是怎么來的?”

    鐘離權答到:“所謂地仙,天地之氣已占半數,擁有神仙的才能,然不悟大道,只能止步于小成??沙ど檬佑謔蘭?,不死于人間?!?br />
    從這段對話中不難得出一個結論:地仙祖師在道行上和神仙有的一拼。

    這也是為什么地仙能有其一席之地。王雪玲既然是地仙一脈的傳人,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可眼前的王雪玲就像一件晶瑩剔透的工藝品杵在那兒,我只能默默欣賞,實在不好意思開口找她切磋道法。

    “你怎么回頭了?轉過去!”王雪玲漲紅著臉。我趕緊將失控的腦袋擰回來。

    漸漸地,猛獸之氣消失了。

    “可以了嗎?”我弱弱地問到。隱隱約約聽到腳步聲,向身后慢慢靠近。

    啪!

    “叫你看!”

    我后腦勺狠狠挨了一巴掌,有點懵。

    “腦袋不聽使喚,能有什么辦法嘛...”我摸著后腦勺嘟囔著。

    變回原狀的王雪玲戴上眼鏡,瞇著笑眼,凝視著我。

    “要不...我把你腦袋擰下來?”

    “別...我還得留著這顆腦袋吃飯呢...”我故作驚恐地回到。

    “少貧...”王雪玲一臉鄙夷。

    “話說...我還不知道你叫啥?”她接著問到。

    我向她簡單自我介紹一番。

    “楊崇軒啊...”王雪玲若有所思。

    “我給你取個外號吧...慫軒怎么樣?”說罷,她便捂著嘴呵呵直笑。

    “呵呵...”我勉強附和。誰叫我那么慫呢?

    “哎...”王雪玲的表情像有什么東西憋在喉嚨里似得,感覺不吐不快。

    “你是不知道...大學這兩年,就我一個人守著靈異社,其他吶些個廢材沒一個有真本事的...我掛著興趣愛好的牌子創辦靈異社,為的就是召集志同道合的能人異士和我一起降妖除魔。誰愿意擺著那些蹩腳的淘寶同款尷尬一整天啊...”

    “難得遇到同行...姐也是很高興嘀!”

    王雪玲沖我微微一笑,又補了一刀:

    “雖然是個慫包...”

    我只能用尷尬的傻笑回應?!玖恪擰饜 f△網】

    “沒事的...姐相信你遲早有一天會變得和我一樣強!”

    “多謝鼓勵...”

    接著,她用詢問的語氣說。

    “以后跟姐混...怎么樣?”

    “呵呵...”

    開玩笑呢吧?我跟你混?你長得好看就了不起???別得寸進尺啊我跟你講!

    “姐...您不嫌棄的話...我沒意見?!?br />
    “嗯..很好很好,明天記得過來辦理入團手續啊?!?br />
    “嗯嗯..好噠?!?br />
    “話說...”我思索著,并接著往下問。

    “你今晚約我出來...不止是給我看這些吧...”

    王雪玲一激靈,像是想起什么。

    “差點給忘了...”

    “你會觀氣吧?”

    “會啊?!?br />
    她拉著我的膀子。

    “走,去食堂?!?br />
    我們由原路返回至食堂。從外往內看,食堂里面漆黑一片。

    可能由于白天發生命案的緣故,鮮有人從附近經過。

    “慫軒...”王雪玲詭異的笑到。

    “進去瞅瞅?”

    “進去干嘛?”我疑惑到。

    “查陰啊...你說干嘛?”

    這會兒算是整明白了,敢情我是來給她當警犬使的。

    “你不會查呀...”

    王雪玲滿臉的難為情,嘟囔著。

    “我想來著,可我衣服都洗了,只有這身...實在是不方便...所以...”

    她要“變身”才能施展武法,我也不好意思繼續為難她,免得春光乍泄,索性給她當一回警犬。

    可還有一個嚴峻問題擺在眼前:

    進去?眼前的食堂被封得密不透風,怎么進去?

    “我找不到入口啊...”

    “笨呀,露天樓梯??!”

    差點忘了,食堂有露天的樓梯可以直接上二樓至三樓。

    我們四處張望,確定沒人,便小心翼翼地跑上樓。遺憾的是,二樓的入口也是封死的,不過里面的陳設依稀可見。

    “開始吧...”王雪玲催促到。

    也罷,只要能看到里面的情況,就能使用觀氣術勘察鬼門。

    我為了在王雪玲面前隱藏實力,也是夠拼的,本來十秒鐘能施展的觀氣術,我裝模作樣憋了半小時才開始施展。

    二樓看似風平浪靜,不見鬼門有黑氣。

    “二樓沒事...”我及時向王雪玲匯報情況。

    “那就去三樓?!?br />
    到了三樓,很快發現一股黑氣從食堂內部東南角的外鬼門凝作一團。黑氣散開,向堂內四周分布,哀嚎隨聲而至,幽冥之氣從地面騰騰冒出,很快,黑氣化作死者生前的樣子。

    死者脖子上纏繞著黑氣,黑氣緊緊勒住死者,她透不過氣,苦苦掙扎著,眼珠子仿佛快要擠出來。黑氣拖著死者往露天用餐區游去。

    很快,死者被黑氣一把拉出,從三樓摔下去,一命嗚呼。

    死者靜靜地癱在地上...

    突然!鉆出密密麻麻的刀刃,扎得死者是面目全非,身上沒一處好肉。這是壁刀的煞氣所致。

    在莫名的灼燒聲中,死者額角隱隱約約烙著“悟千”二字。

    “不好!”我一驚。

    王雪玲立馬警惕起來,連忙問到。

    “里面什么情況?”

    我擔憂的事情已然成真,死者已經化為怨鬼。更糟糕的是,那股要她命的黑氣是邪氣——有人在施法害命。

    我收完功,定了定神。身旁那雙迫切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我。

    既然是同行,也就不必向她解釋里面的情況如何。不如直截了當,向她匯報結果。

    “索命鬼...男傷悟千!”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