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都市言情 > 嫡后歸來 > 第兩百二十六章 陷害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嫡后歸來最新章節!

    玉香擔憂的望著顏青雯,袖中的手已經握成了拳頭。太后的藥并非都是小姐熬的,也不知道藥渣中是否有什么問題。

    明明太后都要好起來了,一切都要好起來了,卻忽然出了這樣的事,真是讓人頭疼的很。

    “近幾日的藥渣都在此處了,御醫們可看出什么來了?”朱女官望著幾個御醫。眼見太后就要好了,卻又忽然暈倒,她的心也懸了起來。

    也不知太后這是怎么了??殺鷲媸且├鎘形侍獠藕?。

    前幾日顏氏的確是重新給太后改了個方子,不過太后這幾日用著都沒什么不對的,怎么偏偏今日就不對了?

    她倒是不懷疑是顏氏的問題。藥不是顏氏熬的,也不是顏氏喂給太后的,總不能牽扯到顏氏身上。

    若說方子不對,可拿著方子到太醫院去抓藥,御醫也是看過方子的。若方子有明顯的錯處,御醫怕是早就點出來了。

    “前幾日的藥渣都和方子對得上,倒是今日的藥渣中多出了一味藥,還是有毒性的?!逼渲幸幻街遄琶妓檔?。

    顏青雯細細看著御醫從藥渣中挑出來的一味藥,的確是有毒性的,而這也是她方子里沒有的。

    顧嫻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只負責開方子,也只為方子負責。至于藥渣中有問題,這可就牽扯不到她身上了。

    真要查起來,動手的自然也只會是接觸過藥材的人。她倒是接觸過藥材的,畢竟她對太醫院不是很信任,所有抓來的藥材她都要細細看過,確定和方子上是能對上的,才會讓人煎藥。

    故而這次的事,問題不會出在太醫院那邊。而有問題的,必然還是這慈寧宮中的人。也許是煎藥之人,也有可能是別人。

    “竟然有人給太后下毒?!敝炫倭成蟊?。竟然真有人敢做這樣大逆不道的事,往太后的藥里下毒,若是被抓出來,可不是一人身死的事,就連家人都是要被連累的。

    她顫抖著手捏著那毒藥,“查,一定要查,誰敢謀害太后,真真是膽大包天?!?br />
    “能在母后的藥里下毒的人,必然還在慈寧宮中。只要搜查一番,怕就能知曉了。這毒藥也不是誰都能接觸到的?!憊隨檔納搜漲圉┮謊?。

    顏青雯心下冷笑,原來是在這里等著她??!要說起來,她的確是有下毒的機會。因為她接觸過藥材,而熬藥的人也不懂得分辨藥材,即便混入了毒藥,也是看不出來的。

    而尋常人的確是不容易接觸到毒藥的,好端端的,就連太醫院都很少有毒物。有些毒藥的確用的好了是可以治病救人的,不過量不要好把握,也不小心可能就不是救人,而是害人了。

    所以很多大夫還是不太敢以毒物入藥,怕招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太醫院里自然也不會有很多這種東西,宮人們要接觸到的確是很難的。

    而她的藥箱里的確是有毒藥,那是先前制作假死藥的時候剩下的。假死藥之所以有奇效,便是其中運用了不少毒藥,還要讓這些有毒的藥材不會把人毒死,其中是很復雜的。

    尋常人即便知曉其中需要哪些藥材,也是不敢隨意動手制作的。

    別弄錯了分量,那可就是假死藥成了真死藥了。

    玉香擔憂的望著顏青雯。一看到眼前的情形,她便覺得是沖著小姐來的。而最不希望小姐從冷宮出來的人,該就是皇后了。

    既然皇后和小姐已經結仇,小姐出了冷宮是不會放過皇后的。而這一點,皇后當然心知肚明。

    看著皇后帶來的宮人往慈寧宮中的各個屋子去搜查,朱女官微微皺眉,卻沒說什么。她總覺得皇后今日是有備而來,不過太后中毒一事也不能不嚴查,故而她也不能阻攔人搜查。

    她忽然想到太后讓她查先前給皇后診脈的那御醫的事,不會是事情泄露,讓皇后知曉了吧?

    若是皇后真知曉了,或許還真會做些什么。到底皇后管著宮里多年,如今宮中四處是皇后的眼線,即便是太后,行事要想瞞過皇后,也是不容易的。

    “如今還是太后的身子最為重要,還是先為太后解毒為要?!被使簀嘔屎?。太后還在昏迷著,可是不能一直這樣拖著的。

    找到下毒的人固然很重要,可太后的安危卻更為重要。

    “顏氏,還不盡快為太后解毒?!被使簀摯聰蛄搜漲圉?。

    “不可,顏氏這些日子就住在慈寧宮,并且太后的一應藥材食物都是顏氏盯著的??苫故淺雋蘇庋氖?,顏氏難辭其咎。顏氏自然該避嫌的,還是讓御醫為太后解毒吧!”顧嫻深深的望了皇貴妃一眼。

    皇貴妃嘆息了一聲,也不再說什么了。后宮里的事自然是皇后說了算,她也只能是稍微提一提。

    “顏氏一直在為太后診脈,自然是顏氏對太后的身子更為了解,如今也不能說顏氏和太后中毒之事有關,還是讓顏氏給太后看吧!”朱女官略為急切的說道。

    先前是顏氏讓太后醒來的,她還是更為信任顏氏的醫術,總覺得御醫們是無法和顏氏比的。

    皇后針對顏氏是一回事,可她并不相信顏氏會存這樣的心思。顏氏這樣做有什么好處???害了太后,那可真是不要命了。

    “莫非朱女官連宮中的御醫都信不過?”顧嫻看著朱女官,神情淡淡的,卻總有種壓迫人的感覺。

    幾個御醫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面面相覷,臉上都訕訕的。

    正在氣氛僵持的時候,外面忽然有太監唱報,說是皇上駕到。顧嫻帶著人正要迎出去,南宮翊便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身后還跟著韓婉婷。

    顧嫻正要行禮,南宮翊卻已經扶住了她?!澳負筧綰瘟??”

    “御醫說母后的藥渣里被人加入了一味毒藥,臣妾想著下毒的人必然是慈寧宮中之人,旁人是沒有下毒的機會的,正讓人搜查?!憊隨禱剄髯?。

    南宮翊微微蹙眉,“搜查下毒之人并不著急,橫豎這慈寧宮中的人也跑不出去。倒是母后的身子如何了?”看著顧嫻的目光中已經有了顯而易見的不滿。

    阿嫻一向是能分清楚輕重的,怎么如今倒是糊涂了。

    母后好起來比什么都重要,母后尚且還在昏迷之中,便開始大肆搜查慈寧宮,已是輕重不分了。

    “臣妾正要讓人為母后解毒,臣妾覺得御醫們是更能信任的,只是皇貴妃和朱女官卻都更為信任顏氏。故而便拖延了?!?br />
    “太后娘娘的身子要緊,誰能想出解毒的法子來,便誰為太后娘娘解毒,如此不就行了?”韓婉婷低道。

    顧嫻掃了韓婉婷一眼,韓婉婷便微微低了頭。

    “婉婷說的是?!蹦瞎醋叩攪舜脖?。顏青雯看了幾個御醫一眼,取出了銀針來。

    “太后娘娘的身子弱,并且這幾日喝下去的藥不少?;故遣灰儆靡┎慕舛疚?,我可以銀針為太后逼出毒藥?!毖漲圉┮Я艘Т?。

    她已經給太后診過脈,便也心中有數。不過這次這毒還真是厲害的,看來下手的人并沒有留情。

    御醫們對視一眼,低低議論了幾句。

    “太后娘娘的身子自然是顏氏最為了解?!逼渲幸桓鲇剿檔?,已經算是表明讓顏青雯先來了。

    顏青雯也不再耽擱,開了方子讓人去取藥來煎熬,她則把殿中不少人打發了出去,這才開始為太后施針。

    顧嫻坐在一邊,略有些氣悶。果然皇上對顏氏就是不同的,雖然皇上并未表現出對顏氏過分的寵愛。而水榭中的那件事后,皇上也沒有袒護顏青雯。

    聽聞只是褫奪顏青雯的封號位分,將顏青雯打入冷宮,還是皇貴妃和熙寧郡主雙雙求情的結果。

    皇貴妃乃是魏國新帝同母妹妹,而熙寧郡主則是南越王府的郡主,自然都是身份尊貴之人。二人一起求情,自然皇上是不能不理會的。

    沒想到熙寧郡主竟然和顏青雯這樣好,在出了那樣的事情后,多少人都對顏青雯避之惟恐不及,只是熙寧郡主卻還愿意蹚這渾水。

    倒是讓她想到了楚云嵐,宮中之人都知曉皇上不在乎楚云嵐,甚至對楚云嵐是很厭惡的。自然宮里人也就大多遠著楚云嵐,誰也不想和楚云嵐扯上什么聯系。

    可唯獨熙寧郡主也待楚云嵐很好。

    竟然連皇貴妃也會為顏青雯求情,也不知道這顏青雯到底有什么好的。以前也沒見皇貴妃和顏青雯走的有多近。

    皇上的確是沒有袒護顏青雯,可她心里就是覺得怪。大抵是女人心里都是十分敏感的,她總能感覺到,皇上對顏青雯,和別的女子是不同的。

    太后病倒后,皇上竟然如此相信顏青雯的醫術,甚至是相信顏青雯這個人。

    這不得不讓她覺得氣悶。

    顏青雯施針過后,便有人進來稟報,說是藥浴用的藥湯已經熬煮好了,顏青雯也就讓人服侍著太后去泡。

    之后又有人來報,說是慈寧宮上下已經都搜查過了。

    “皇上可要去聽聽結果?”顧嫻望著南宮翊。

    南宮翊率先走了出去,顧嫻和皇貴妃都跟著,韓婉婷跟著后面,略為擔憂的望了顏青雯一眼。

    “小姐,不會有事吧?”玉香皺著眉,頗為擔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屎筧粽媸竅胍π〗?,總是有法子的。

    何況皇后那么得寵,自然說出什么話來,皇上都要更為相信的。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毖漲圉┪樟宋沼襝愕氖?,“我們也出去看看吧!太后這里有人伺候的?!?br />
    顏青雯和玉香到了廳中的時候,搜查的人已經把搜到的一些東西擺了出來。顏青雯掃了一眼,其中便有她的藥箱。

    玉香看到那藥箱便心急起來,她就知道皇后肯定是要針對小姐的。顏青雯握著她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讓她放心。

    玉香心下還是擔憂的很。這宮里就不能太平一些,大家都好好過日子嗎?為何就是要爭斗來,爭斗去的,難道就不會覺得累嗎?

    爭來斗去的,其實誰也沒有過的舒心。

    也不知道這樣的爭斗要何時才會結束。

    “這是從顏氏屋中搜出來的藥箱,御醫看過,藥箱中有好幾味毒藥?!幣桓鎏嗨檔?。

    “顏氏,你如何解釋?”南宮翊望著顏青雯。

    “藥箱自然是放置藥材之用,自然什么藥材都有一些是很尋常的。毒藥本無心,不過是看人怎么用罷了。用好了能救命,用不好了自然能要命?!毖漲圉┑乃底?,“誰的藥箱里出現有毒的藥材都是很尋常的?!?br />
    南宮翊微微蹙眉,他自然也知曉有些有毒的藥材也是可以入藥治病救人的。故而也不能說誰手里有毒藥便是惡人。

    顏青雯醫術出眾,藥箱了多謝怪異的藥材也是尋常的事。

    “御醫可在其中找到太后所中的毒草?”南宮翊看向了御醫。

    “不……不曾?!庇攪λ檔?。

    “如此便不能說些顏氏下毒?!蹦瞎雌沉斯隨狄謊?。

    顧嫻面上淡淡的,手卻握緊了又松,松了又握緊?!翱苫勾鈾奈葜興殉雋聳裁??”

    “從煎藥的宮女屋里搜出的毒藥真是太后所中之毒?!碧嚶炙檔?。

    “把宮女帶上來?!蹦瞎春淺獾?。立即便有人把宮女給押了上來,宮女戰戰兢兢的跪著,整個人都在顫抖。

    “如實招來,你為何要對太后下毒?或是受到了誰人的指使?”顧嫻望著宮女。

    “奴婢……奴婢……”宮女顫抖個不停,半晌都沒說出句完整的話。

    “皇上和娘娘問話,你還快答,莫非是想要受刑不成?”太監踹了宮女一*******婢該死,奴婢該死,都怪奴婢太貪財,這才釀下大錯??!”宮女一個勁的磕著頭,砰砰直響。

    玉香略為吃驚的望著那宮女,還以為怕是要喊兩句冤枉呢!戲里審案的時候不是如此嗎?不管是真冤枉,還是假冤枉,都要喊一聲冤枉。

    輕易是不會認罪的,一旦認罪,便是要承擔相應的后果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