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 > 恐怖推理 > 星際轉職指南 > 第122章 獸潮?
    一秒記住【云軒閣 亚特兰大】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亚特兰大,最快更新星際轉職指南最新章節!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死神鐮刀揮出,氣勁劃破長空落在地面,大地被劃開一道斜溝,斜溝一直延伸到噶納斯的外城墻,城墻被切開一個寬近兩米的缺口。

    瓦礫碎石紛飛,震動耳膜的破空聲一陣又一陣...

    噶納斯城的居民們驚訝地從屋內跑出來,一個個抬頭仰首望著天上。

    由于暮色公爵和死神交手的地方距離噶納斯城還有段距離,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那邊在發生的事情。

    林淼淼來到二樓拿了些東西,從陽臺翻身出來。

    彼克街上一群人正飛快地朝這邊跑來,是眼鏡男帶著一群小嘍啰。

    眼鏡男看到了林淼淼,一個縱身來到林淼淼身邊,后邊的小嘍啰們嘩啦啦地加快速度。

    眼鏡男很識趣地沒有詢問,靜靜等待林淼淼的吩咐。

    林淼淼皺眉看著天上,心里默算衡量了一會兒,對眼鏡男說:“讓共治會的人疏散東北角三條街的居民,關閉城門禁止出入,禁止任何人靠近觀戰?!?br />
    說完這些,林淼淼化為無形飛走。她從兜里掏出八張符篆,分別貼在噶納斯城的八個地方,八道光柱升起。

    林淼淼來到暮色花園上方,從空間里取出一枚下品靈石,一套法訣丟在靈石上。

    靈石懸浮在空中,以靈石為中心,連接八道光柱,形成了一層靈氣護罩,把整個噶納斯城籠罩在其中。

    這是一個簡化版的防護大陣,跟修真界的門派大陣沒法比,但至少可以削弱兩位大神打斗帶來的破壞。

    林淼淼看著遠處的打斗,盤腿坐在靈石下方。

    那位死神到底是誰呢?

    看他全身上下一個地方都沒露出來,林淼淼猜測他很可能也是一位血液病人。

    暮色公爵和死神應該是老朋友。感覺上去死神可能是身體或精神出了狀況,導致他成了一個瘋子。

    當年在修真界,林三水也有一位類似的朋友。

    那位朋友跟林三水關系還挺好的,在一次修煉時走火入魔,一會清醒一會發瘋,瘋起來就像換了一個人,完全沒有理智。

    林三水和其他幾個朋友想辦法把那位朋友困在了一個地方,沒想到還是被他逃了出來,結果被他毀掉了凡人世界的兩個國家。

    最后,林三水和幾位朋友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接受天罰,眼睜睜看著他被天雷劈地連灰都沒剩下。

    想到這段回憶,林淼淼心里頗有些唏噓。

    暮色公爵的這位死神朋友,似乎也屠過城了。星際時代沒有了天罰,只能由暮色公爵親手殺死他了嗎?

    瘋子死神很可怕,但很明顯是個話癆:“怎么還不殺死我...我好難受...快殺死我...快...”

    暮色公爵出手一點都不輕,他的雙手已經變成了爪狀,長長的黑色指甲像一把把利劍,在瘋子死神身上劃出一道道血口。

    斗篷破損地越來越嚴重,濃重的黑霧和鮮血一起溢出。

    紅色的血液在空中滴落,當它們落在地面時竟然發出滋滋地腐蝕聲。

    黑霧像煙塵一樣包裹著瘋子死神的身體,它似乎有隔絕光照的效果,?;ち朔枳鈾郎衤對諭餉嫻納硤?。

    這是個血液也含有毒素的吸血鬼。

    林淼淼猜測這個吸血鬼的體質很有問題,也許正是這些帶有毒素的血液使他變成了瘋子。

    接下來暮色公爵說的話似乎也印證了這一點。

    瘋子死神的爆發力很可怕,但狂暴狀態總是有時間限制的。暮色公爵顯然很有經驗,他沒有硬碰硬,而是躲開了所有的攻擊。

    對峙時間一長,瘋子死神的體力就不太行了,暮色公爵這邊攻擊反而強烈起來。

    “六百年前,你不聽我們的勸告,偷偷服用禁藥,結果自己的體質再次變異,血毒每日每夜折磨著你的身體,你跟我們說你可以忍受,你說只要熬過去就能變成正常人...結果呢?你把他們殺了是嗎?我本來還想去會會老朋友,你卻把他們都殺了...”

    禁藥?是李家的第五基地研制出的禁藥嗎?

    說起來吸血鬼的體質也太作弊了,隨隨便便活個幾百年都不是事兒,可是其中的感受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林淼淼心里對那個第五基地升起了一些好奇,也許該抽個時間過去一探究竟。

    嗯?

    林淼淼心念一動,神識換了方向伸展出去...

    這些是什么?好像都是異獸...怎么會突然出現這么多異獸在向噶納斯城靠近?看他們的速度,大概要不了多久就會抵達噶納斯城下了。

    嗯?另一個方向也來了?其他方向也有?怎么回事?怎么感覺好像是發生獸潮了???

    林淼淼吃驚地站起來,臉上的表情不再平靜。

    獸潮...是非??膳碌?,任何一樣事物的數量達到一定程度之后都會形成一種質變。

    就像螞蟻群可以咬死大象,獸潮同樣可以吞噬高手。

    在修真界的時候,曾經爆發過一次人族和妖族的大戰,當時妖族的大妖就是驅使下級妖獸形成獸潮攻擊修真門派。

    林三水當年作為散修參與戰斗,加入修真聯盟組建的修士隊伍,跟隊友們一起駐守雁門關一個月,期間傷亡最慘重的就是獸潮爆發的時候。

    當時很多修士集中在一起也抵擋不住獸潮攻擊,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憑一己之力抵抗獸潮。林三水一直很慶幸自己從獸潮中活了下來。

    當時的戰爭持續了兩百年,人族和妖族最后達成了和平協議,戰爭不了了之。以那次戰爭來說,人族和妖族都不是贏家。

    戰爭...林三水當時非常的幸運,不僅活了下來,還在戰斗的時候發現了不少寶物,對她的修煉非常有幫助。

    說到修真,就得再提一下林淼淼現在的等級。自從她突破元嬰期后,她就沒怎么修煉修真功法了。尤其是來到冥夜星后,她的主要精力放在了修煉血族功法上。

    這也是沒辦法,元嬰期再往上需要的靈力更多,除非冥夜星上也有一條靈石礦脈給她用,否則幾乎沒可能再往上突破了。

    不論是晉升等級,還是實用性上,血族功法在這里更有用。

    在冥夜星上,林淼淼就當自己是純種吸血鬼了。

    就在林淼淼走神的時候,城外的異獸群距離噶納斯城更近了。

    留給林淼淼的時間不多,她先看了一眼遠處的戰斗。她相信暮色公爵肯定也會發現城外的異狀,他應該會盡量快一些結束掉跟瘋子死神的戰斗。

    噶納斯城中有九個警鐘,分別在每個區的中央。當城里爆發?;錄氖焙?,警鐘就會連續響動九下。如果九個警鐘同時敲響,那意味著噶納斯城面臨生死?;?。

    林淼淼手上掐訣朝下丟去。

    噶納斯城九個警鐘同時被林淼淼敲響...

    “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整整九下,一下不多一下不少。

    可能是警鐘沉寂的時間太久了,城里的人們都是先愣了一會,然后才反映過來...

    城市亂起來了。

    林淼淼皺眉,飛身來到下方。她直接飛到了共治會的會議大廳。

    共治會的會議大廳里,九個區的老大都在。

    林淼淼一進來,九個人都站了起來,眼鏡男更是向前跨了一步。

    眼鏡男:“大師,城里的九個警鐘齊鳴,外面是不是發生了更糟糕的事?”

    林淼淼心里有些亂,但是臉上仍然一片平靜:“城主大人那邊沒有問題,估計很快他就會解決掉對方。但是...城外來了一群異獸,看樣子它們很快就會包圍噶納斯,情形看上去有些像是...獸潮?!?br />
    “獸潮?!”九位老大都現出了驚訝的神色。

    眼鏡男:“大師,真的是獸潮嗎?您看清楚了?”

    林淼淼點了點頭。

    獅族老大似乎還有些不相信:“這個時候怎么會爆發獸潮?城主大人正在跟死神大人戰斗,異獸們最敏感了,他們應該會繞著離開才對,怎么會反而來圍城?”

    林淼淼看了獅族老大一眼,沉默著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獅族老大的疑問說在了重點上。

    異獸本能趨吉避兇,噶納斯城這里有兩個大神打架,按照道理說異獸們應該規避這片區域,為什么它們反而跑過來了?

    其實答案幾乎可以想象到,要么背后有人在操縱這些異獸,要么就是有非常強大的異獸在背后操縱這些異獸。

    不論背后的是人還是異獸,它們都是沖著噶納斯城來的。

    瘋子死神出現,牽制了噶納斯城最強大的力量——公爵閣下,異獸有可能在付出不大的代價下就能攻下噶納斯城。

    想到這里,林淼淼不由往天上看了一眼...那位瘋子死神在今天的此刻來到這里恐怕不是巧合,而且他會知道暮色公爵蘇醒,可能也是有心人告訴他的。

    金獅公主...她似乎是最近唯一的知道城主蘇醒而離開的人。

    會是光輝之城的人在打噶納斯城的主意嗎?

    這些問題暫時不能考慮了。現在首要的問題是怎么應對獸潮。

    林淼淼皺眉問眼鏡男:“噶納斯城存在近千年,經歷過戰爭年代,城里應該有避難的地方。你們找一下,把居民疏散到避難點。另外...組織人手準備防御異獸攻城?!?br />
    “避難點...”眼鏡男看向另一位老大。

    那位老大愣了一下反應過來:“我知道避難點在哪,入口在暮色花園后方的石碑下面,那里大概能...容納一千人左右,可是城里現在的人口數...”

    現在的噶納斯城常駐居民數萬,一千人的容量遠遠不夠。

    林淼淼嘆了口氣,這種事情她也沒辦法:“這些事情你們安排。防御可以依靠城墻進行,防護罩應該能抵抗一部分。如果...防護罩破了,大家就各自逃命吧?!?br />
    對于這些城內的人,林淼淼只能做到這樣了。

    她并不是要逃跑,而是要去城外殺異獸,最好是能找到背后的黑手,這樣還有可能救這座城市一命。

    時間不能浪費,趁著異獸距離噶納斯城還有點距離,林淼淼要先去殺一條路出來。

    林淼淼化為血霧,向城外飄去。

    血霧有形有色,城中的居民們都能看到。

    林淼淼是有意這樣做的,讓居民們看到有高手在護衛這座城市,讓他們活下去的信心更多一些。有些時候,這多出來的一點信心能讓人們堅持下去,哪怕只是多堅持一會,活下來的希望也能多一些。

    城里一片混亂,大家互相喊叫,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一些小孩子被大人的嗓門嚇到,開始哭泣起來。

    有些人看到了城市上空的血霧,他們反應過來那是這個城市的守護者,慢慢平靜下來,帶著家人們收拾東西,或者直接丟下東西,帶著家人尋找安全的地方藏起來。

    林淼淼選擇的方向,是一開始她感受到異獸異動的方向。這個方向的異獸比其他方向更先行動,有很大的幾率背后的操控者就在這個方向上。

    林淼淼以血霧之形釋放領域,混合著她的血毒。

    所過之處,成片的異獸倒斃。為了以絕后患,林淼淼把血毒調到了必殺,沒有一只異獸能逃脫。

    獸潮究竟有多可怕?

    林淼淼在這個方向飛出去五公里遠,前方路上仍然是密密麻麻的異獸。

    之前遇到的異獸以陸行獸為主,在五公里的分割線上,后面的異獸群里多了飛行獸。

    一般來說,飛行獸比陸行獸更難對付,尤其是成群的飛行獸。

    前方兩群嗜血紫蚊,嗡嗡地振翅聲不斷從空中傳來,它們對鮮血非常敏感,比其他異獸更早發現了林淼淼,于是集體向林淼淼俯沖而來。

    這種嗜血紫蚊是非??膳碌?,它們總是以群體行動,可以在一秒內將一只活生生的巨型異獸吸成干尸。不過嗜血紫蚊也有弱點,弱點就是它們的腿部關節。

    可惜這次它們的目標是林淼淼。

    林淼淼根本沒把這些嗡嗡叫的蚊子放在眼里。

    兩群蚊子沖進血霧里,幾乎是瞬間都停止了飛行,然后死亡掉在了地上。幾只掙扎垂死的巨型異獸,身體在這些蚊子的尸體上動了幾下,嗜血紫蚊的長腿被碾壓成了碎片。手機用戶請瀏覽m.www.kuaxof.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